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山寨船长猛小蛇

W~W~~W~~~

对话

夜。
厨房。
“老二,你在上面折腾啥?看看都半夜三点多了,你以为自己是夜班编辑啊,还让不让我们睡觉?我操!”
“老大,真的不是我想折腾大伙啊。我只是想尝试换个姿式,站着睡一次觉。可这菜板实在是太软了,我已经试了一千零一次,依然站不直。要怪就怪菜板吧,不要怪我。谢谢老大。”
老大和老二的对话引发了其他六位同伴的回忆……
在上一轮厨房大比武时,菜刀、菜板、锅铲、铁锅、擀面杖、筷子、米缸和砂锅,也就是传说中的“地狱厨房八大金刚”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无差别级大格斗。结果自然很惨烈,战报大致如下——
第一轮:
菜刀vs.菜板:从开始菜板就一直处于弱势,但他从不畏惧,坚持缠斗,引起了观众们的满场喝采。最后菜刀使出一招“分筋错骨鱼鳞斩”,将菜板砍得遍体鳞伤,菜板只能选择彻底退出比赛。在随后赛事记者们的长篇报道中,我们可以读到菜板身上那种屡败屡战的大无畏精神。菜板对众多媒体表示被菜刀压迫了N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来年的大格斗依然还会参加,亦在考虑引进外援助拳,据说泰国的金丝楠木菜板战斗力就很强……
锅铲vs.铁锅:这两个老对头着实是一场好战,场面很精彩,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关,看得观众热血沸腾疯狂鼓掌。整整打了48小时,“地狱厨房”电视台的特别摄制组进行了48小时不间断直播,全国人民有80%的人因为看它们的比赛而旷工,“地狱厨房”的收视率也终于第一次飙到全国收视榜TOP1。最后结果是铁锅以一招“无边无际混沌罩”压过去,而精疲力竭的锅铲躲闪不及,被压成骨折,宣告失败。随后“地狱厨房”电视台的负责人表示负责锅铲以后的所有医疗、养老及娱乐支出费用,锅铲表示感谢。
擀面杖vs.砂锅: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就像当年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在紫禁之巅的那场决战一样,只用了一招,一招再普通不过的“仙人指路”,砂锅就挂了。观众们很是失望,砂锅也很愤怒,表示大赛组委会安排的抽签有猫腻,他应该和筷子一组或者与米缸一组,他通过“地狱厨房”电视台向公众传达了要向国际厨房格斗最高委员会上诉。而擀面杖则对媒体表示,可怜的砂锅一定是被敲成了脑震荡,这里从来都是无差别级格斗,随机产生对手,哪来什么抽签?又不是足球比赛,切……
筷子vs.米缸:这场比赛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乏味。它兼具上两场比赛也就是锅铲vs.铁锅及擀面杖vs.砂锅的特点:从时间上讲,它同锅铲vs.铁锅那一场一样冗长;从招式上讲,筷子从擀面杖那里现学了一招——说实话他也只会这一招——仙人指路,他不断地使着“仙人指路”,但他的每一次击打都是那样的温柔。全场的所有人,除了筷子自己外,包括观众和他的对手米缸,全部睡着了。最后,温良敦厚的米缸叫来裁判,表示自己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场面,宣布自己退出。面对他的宽容精神,全场的观众还有筷子都哭了,这种集体痛哭的场面被《时代》杂志的摄影记者拍了下来,成为《时代》杂志封面。
第二轮:
菜刀vs.筷子:这场比较堪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经典战例,菜刀上到擂台,对筷子说了那两个字:
“真打?”
早就腿脚发软的筷子毫不犹豫地说:
“不!”
比赛结束。
铁锅vs.擀面杖:铁锅觉得菜刀说那两个字的时候很酷,于是他上场,对擀面杖说了那两个字:
“真打?”
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擀面杖也毫不犹豫地说:
“打!”
比赛开始,这是一场旗鼓相当的战斗,铁锅的战术是防守反击,从场面上看擀面权的攻势处于上风,但狡滑的铁锅经常只让对手敲到自己锋利的边沿。而擀面权也一直无法准确击打铁锅的身体,铁锅有着锋利的边沿和厚实的锅底,只有锅身相对脆弱。最后结果是两败俱伤,擀面杖被铁锅的边沿磕成了一只大麻花,而铁锅也出现了一些轻微劣痕,最后裁判以点击量判铁锅胜。疼痛开始让擀面杖变得清醒起来,他宣布接受这样的结果,随后他经常风度翩翩地出现在“地狱厨房”电视台的嘉宾席上,全身裹满创口贴。
第三轮:
擀面杖vs.筷子:伤痕累累的擀面杖连包扎伤口的工夫都没有,直接上场,他认为也没有包扎的必要,季军肯定是他的。他也从铁锅那里学到了菜刀的那两个字,他对筷子说:
“真打?”
第一次面对这两个字时,筷子很自然地说了“不”,但第二次面对同样的两个字时,他觉得这是一种污辱。他沉默了一下子,但还是选择了被污辱,他眼含泪水轻声地说:
“不。但,我要和你比男人的东西……”
擀面杖先是哈哈大笑,随后看了看自己的全身,再看看筷子,他的笑容僵住了。自己伤痕类类,才发现自己那所谓的男人的东西也被铁锅磕没了,筷子却依然光鲜如初。
擀面杖全身发软,自己不再是个男人,自己不再是个男人……他一时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像一摊烂泥一样倒在擂台上。
于是筷子成为季军。
决赛:
菜刀vs.铁锅:这场战斗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残忍,如果再追加两个字的话,就是残忍之极。刀声呼呼,锅声隆隆,全场的观众包括裁判都high得不得了。但“地狱厨房”电视台作为最大的赞助商,认为这场决赛还不够血腥。早就拿足了电视台老板红包的裁判们心领神会,很快宣布暂停比赛。经过裁判和组委会的紧急磋商,最后选择了让蕃茄酱上场,虽然菜刀表示强烈抗议,但最终还是被迫接受。于是,菜刀和铁锅继续战斗在蕃茄酱擂台上,鲜红的蕃茄酱在擂台上流淌,他们在缠斗,四周的消防车还在往擂台上狂喷,喷的不是水,而是血红血红的蕃茄酱……
蕃茄酱越来越稠,菜刀和铁锅的动作越来越停滞,呼吸也越来越困难,但观众们却越来越来high,战斗已经不仅仅是他们俩的战斗,也变成了各自fans的战斗,观众们分成两派打成一团,电视台老板,也就是人称“地狱厨房吸血妖花”的毛姐在控制车上大声尖叫:
“快!快!快!快把蕃茄酱喷到观众席上去!”
蕃茄酱向观众们头上喷过去,所有的人都像疯了一样,菜刀和铁锅在擂台上看傻了,最后铁锅长叹一声,说:
“菜刀老弟,算了,咱们都是铁大姑的孩子,相煎何急,你胜,我负。”

在颁奖会上,菜刀先是感谢了铁大姑、所有观众、裁判以及电视台的毛姐,然后咬紧牙关从牙缝里迸出了七个字:
磨刀石才是老大。
全场哗然声中,仪表堂堂的磨刀石道貌岸然地走上领奖台,接过了奖杯。然后拍了拍菜刀的肩膀,对大家说:
“没有我,菜刀不会胜利的。他只是代表我出战,我才是真正的冠军。”面对观众的全场倒采声,磨刀石老大依然面不改色,然后微笑离场。

这传说中的“八大金刚”并没有风光多久,自从“地狱厨房”电视台的老板毛姐远嫁法国后,这家电视台越来越不景气,最后宣布关门,“八大金刚”也被扔进了垃圾堆,当然,包括曾经的冠军磨刀石,被一个打工的妇女捡回了家,放到了贫寒而简陋的厨房里。男女主人很高兴,因为不用花钱就得到了全套厨房用具,至于对他们过去的风光自然是从未见过。
正当兄弟八个连夜谈话时,厨房的门被推开了,挺着大肚子的女主人闯了进来,他们立刻闭嘴。
满身是血的女主人抓起老二也就是菜刀,然后在老大磨刀石上磨了几下,老二发出了欢快的声音。接着女主人拿着菜刀进了里屋。
里屋很快传来菜刀的惨叫,当然只有兄弟七个能听到,他们从来没听到过如此惨烈的叫声,不由抱到一起浑身发抖。菜刀一定碰上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他是战士,一般的恐怖是吓不到他的。
血淋淋的菜刀回到厨房时,已经疯了,嘴里只会说三个字:她疯了。
后来接近过女主人的筷子终于知道了事实的真相,女主人在生孩子时,抓起菜刀剖开了自己的肚子,把里面的婴儿取了出来。
厨房里的兄弟们沉默不语,同情地看着菜刀。
关于菜刀的最后消息是他投火***,最后被扔进了垃圾堆。(猛小蛇)

夜。
厨房。
“老二,你在上面折腾啥?看看都半夜三点多了,你以为自己是夜班编辑啊,还让不让我们睡觉?我操!”
“老大,真的不是我想折腾大伙啊。我只是想尝试换个姿式,站着睡一次觉。可这菜板实在是太软了,我已经试了一千零一次,依然站不直。要怪就怪菜板吧,不要怪我。谢谢老大。”
老大和老二的对话引发了其他六位同伴的回忆……
在上一轮厨房大比武时,菜刀、菜板、锅铲、铁锅、擀面杖、筷子、米缸和砂锅,也就是传说中的“地狱厨房八大金刚”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无差别级大格斗。结果自然很惨烈,战报大致如下——
第一轮:
菜刀vs.菜板:从开始菜板就一直处于弱势,但他从不畏惧,坚持缠斗,引起了观众们的满场喝采。最后菜刀使出一招“分筋错骨鱼鳞斩”,将菜板砍得遍体鳞伤,菜板只能选择彻底退出比赛。在随后赛事记者们的长篇报道中,我们可以读到菜板身上那种屡败屡战的大无畏精神。菜板对众多媒体表示被菜刀压迫了N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来年的大格斗依然还会参加,亦在考虑引进外援助拳,据说泰国的金丝楠木菜板战斗力就很强……
锅铲vs.铁锅:这两个老对头着实是一场好战,场面很精彩,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关,看得观众热血沸腾疯狂鼓掌。整整打了48小时,“地狱厨房”电视台的特别摄制组进行了48小时不间断直播,全国人民有80%的人因为看它们的比赛而旷工,“地狱厨房”的收视率也终于第一次飙到全国收视榜TOP1。最后结果是铁锅以一招“无边无际混沌罩”压过去,而精疲力竭的锅铲躲闪不及,被压成骨折,宣告失败。随后“地狱厨房”电视台的负责人表示负责锅铲以后的所有医疗、养老及娱乐支出费用,锅铲表示感谢。
擀面杖vs.砂锅: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就像当年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在紫禁之巅的那场决战一样,只用了一招,一招再普通不过的“仙人指路”,砂锅就挂了。观众们很是失望,砂锅也很愤怒,表示大赛组委会安排的抽签有猫腻,他应该和筷子一组或者与米缸一组,他通过“地狱厨房”电视台向公众传达了要向国际厨房格斗最高委员会上诉。而擀面杖则对媒体表示,可怜的砂锅一定是被敲成了脑震荡,这里从来都是无差别级格斗,随机产生对手,哪来什么抽签?又不是足球比赛,切……
筷子vs.米缸:这场比赛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乏味。它兼具上两场比赛也就是锅铲vs.铁锅及擀面杖vs.砂锅的特点:从时间上讲,它同锅铲vs.铁锅那一场一样冗长;从招式上讲,筷子从擀面杖那里现学了一招——说实话他也只会这一招——仙人指路,他不断地使着“仙人指路”,但他的每一次击打都是那样的温柔。全场的所有人,除了筷子自己外,包括观众和他的对手米缸,全部睡着了。最后,温良敦厚的米缸叫来裁判,表示自己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场面,宣布自己退出。面对他的宽容精神,全场的观众还有筷子都哭了,这种集体痛哭的场面被《时代》杂志的摄影记者拍了下来,成为《时代》杂志封面。
第二轮:
菜刀vs.筷子:这场比较堪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经典战例,菜刀上到擂台,对筷子说了那两个字:
“真打?”
早就腿脚发软的筷子毫不犹豫地说:
“不!”
比赛结束。
铁锅vs.擀面杖:铁锅觉得菜刀说那两个字的时候很酷,于是他上场,对擀面杖说了那两个字:
“真打?”
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擀面杖也毫不犹豫地说:
“打!”
比赛开始,这是一场旗鼓相当的战斗,铁锅的战术是防守反击,从场面上看擀面权的攻势处于上风,但狡滑的铁锅经常只让对手敲到自己锋利的边沿。而擀面权也一直无法准确击打铁锅的身体,铁锅有着锋利的边沿和厚实的锅底,只有锅身相对脆弱。最后结果是两败俱伤,擀面杖被铁锅的边沿磕成了一只大麻花,而铁锅也出现了一些轻微劣痕,最后裁判以点击量判铁锅胜。疼痛开始让擀面杖变得清醒起来,他宣布接受这样的结果,随后他经常风度翩翩地出现在“地狱厨房”电视台的嘉宾席上,全身裹满创口贴。
第三轮:
擀面杖vs.筷子:伤痕累累的擀面杖连包扎伤口的工夫都没有,直接上场,他认为也没有包扎的必要,季军肯定是他的。他也从铁锅那里学到了菜刀的那两个字,他对筷子说:
“真打?”
第一次面对这两个字时,筷子很自然地说了“不”,但第二次面对同样的两个字时,他觉得这是一种污辱。他沉默了一下子,但还是选择了被污辱,他眼含泪水轻声地说:
“不。但,我要和你比男人的东西……”
擀面杖先是哈哈大笑,随后看了看自己的全身,再看看筷子,他的笑容僵住了。自己伤痕类类,才发现自己那所谓的男人的东西也被铁锅磕没了,筷子却依然光鲜如初。
擀面杖全身发软,自己不再是个男人,自己不再是个男人……他一时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像一摊烂泥一样倒在擂台上。
于是筷子成为季军。
决赛:
菜刀vs.铁锅:这场战斗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残忍,如果再追加两个字的话,就是残忍之极。刀声呼呼,锅声隆隆,全场的观众包括裁判都high得不得了。但“地狱厨房”电视台作为最大的赞助商,认为这场决赛还不够血腥。早就拿足了电视台老板红包的裁判们心领神会,很快宣布暂停比赛。经过裁判和组委会的紧急磋商,最后选择了让蕃茄酱上场,虽然菜刀表示强烈抗议,但最终还是被迫接受。于是,菜刀和铁锅继续战斗在蕃茄酱擂台上,鲜红的蕃茄酱在擂台上流淌,他们在缠斗,四周的消防车还在往擂台上狂喷,喷的不是水,而是血红血红的蕃茄酱……
蕃茄酱越来越稠,菜刀和铁锅的动作越来越停滞,呼吸也越来越困难,但观众们却越来越来high,战斗已经不仅仅是他们俩的战斗,也变成了各自fans的战斗,观众们分成两派打成一团,电视台老板,也就是人称“地狱厨房吸血妖花”的毛姐在控制车上大声尖叫:
“快!快!快!快把蕃茄酱喷到观众席上去!”
蕃茄酱向观众们头上喷过去,所有的人都像疯了一样,菜刀和铁锅在擂台上看傻了,最后铁锅长叹一声,说:
“菜刀老弟,算了,咱们都是铁大姑的孩子,相煎何急,你胜,我负。”

在颁奖会上,菜刀先是感谢了铁大姑、所有观众、裁判以及电视台的毛姐,然后咬紧牙关从牙缝里迸出了七个字:
磨刀石才是老大。
全场哗然声中,仪表堂堂的磨刀石道貌岸然地走上领奖台,接过了奖杯。然后拍了拍菜刀的肩膀,对大家说:
“没有我,菜刀不会胜利的。他只是代表我出战,我才是真正的冠军。”面对观众的全场倒采声,磨刀石老大依然面不改色,然后微笑离场。

这传说中的“八大金刚”并没有风光多久,自从“地狱厨房”电视台的老板毛姐远嫁法国后,这家电视台越来越不景气,最后宣布关门,“八大金刚”也被扔进了垃圾堆,当然,包括曾经的冠军磨刀石,被一个打工的妇女捡回了家,放到了贫寒而简陋的厨房里。男女主人很高兴,因为不用花钱就得到了全套厨房用具,至于对他们过去的风光自然是从未见过。
正当兄弟八个连夜谈话时,厨房的门被推开了,挺着大肚子的女主人闯了进来,他们立刻闭嘴。
满身是血的女主人抓起老二也就是菜刀,然后在老大磨刀石上磨了几下,老二发出了欢快的声音。接着女主人拿着菜刀进了里屋。
里屋很快传来菜刀的惨叫,当然只有兄弟七个能听到,他们从来没听到过如此惨烈的叫声,不由抱到一起浑身发抖。菜刀一定碰上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他是战士,一般的恐怖是吓不到他的。
血淋淋的菜刀回到厨房时,已经疯了,嘴里只会说三个字:她疯了。
后来接近过女主人的筷子终于知道了事实的真相,女主人在生孩子时,抓起菜刀剖开了自己的肚子,把里面的婴儿取了出来。
厨房里的兄弟们沉默不语,同情地看着菜刀。
关于菜刀的最后消息是他投火***,最后被扔进了垃圾堆。(猛小蛇)

浏览数: 次 星期日, 12月 4th, 2005 浮生记
上一篇:十八禁

21条评论 to 对话

  1. 实在有趣

  2. [匿名] 乱马 on 12月 7th, 2005
  3. 摸王的家,摸

  4. [匿名] liudehua on 12月 9th, 2005
  5. 浪得虚名,一般般.

  6. [匿名] 刘德华 on 12月 12th, 2005
  7. http://blog.sina.com.cn/u/1435719662
    韵之队文集

    一、出版计划
    拟分为小说卷、散文(随笔)卷、杂文卷、诗歌卷、剧本卷、评论(文论、政论、时事评论)卷、幽默(笑话)卷等。数量不够一卷的类别,取消出版计划。

    二、推荐数量
    每个队友按类别自我推荐。每个类别不超过5篇(诗歌、幽默等短小的文章或水平很高的作者可以到10篇)。因牵涉到著作权的问题,请队员在文章后暑上真名和详细的通讯地址和联系电话,撰写200字以内的个人简介,并提供一张两寸的标准免冠照片。

    三、时间安排
    因工作量较大,年底大家也很忙,请大家尽量早些时间整理及发表在论坛或韵之队联盟,争取12月底以前编辑成册,交出版社审查。争取在春节前出版,作为献给大家的新年礼物。但出版文集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中间会出现一些意外的情况,出版社也有很多后期的工作要做,所以不一定会按照我们制订的计划进行,若出现这种情况,请大家谅解。

    四、组织领导
    由钟老师及SIKKA牵头负责此事。因工作量太大,非一人之力可以完成。所以要成立一个编辑委员会(印在书中),由论坛斑竹和韵队中的部分写作高手组成,共同评选,最后由名钟老师分类编辑成册由SIKKA,及作家彭韵与云南诗人穷韵等协助。
    编辑委员会的框架如下:主任:谢志辉(冬韵超现实主义), 副主任:若干名,委员:若干名;主编:施复庵,副主编:百竹女子及韵之队各版主及目前在阿里论坛各版主。具体名单待研究确定后另行公布。

    五、编辑事宜
    尽管出版社最后要重新编辑和修改,但出版社最多指定一个责任编辑负责此事,很多具体工作还是需要我们来做。因此,为了提高我们的作品质量,以便得到出版社的认可,确保文集的顺利出版,我们必须提前做好编辑工作。对作品思想性、艺术性方面存在的问题提出修改意见,对个别存在问题的文字进行修改,恳请大家理解和支持。

    六、荐搞方式
    因有些资料属于个人隐私,为防止在网上扩散,请大家把自荐的作品、真名(包括论坛笔名)、通讯地址、联系电话、个人简介、照片等发到韵之队联盟,

    韵之队文集,其中参考文章可根据韵之队前七期刊 ,推荐文集见韵之队第三期期刊 ,http://club.china.alibaba.com/club/post/view/59_3236586.html,韵友如有三到五篇文章被选入韵之队,将受韵之队受为韵之队作家称号,推荐给各杂志社及报社,也可推荐各网站专栏写手或作家,如:超现实主义专栏:http://blog.sina.com.cn/m/poem

  8. 超现实主义 on 12月 15th, 2005
  9. 还没更新哪?咱老百姓都更新了~~~~~~

  10. [匿名] 景和 on 12月 17th, 2005
  11. 要看更新,除了关注这里,还要关注
    http://www.18mo.com

  12. [匿名] 师长 on 12月 18th, 2005
  13. 真能砍,卡嚓、卡嚓

  14. [匿名] 忠实猎人 on 12月 19th, 2005
  15. 一般。名过其人。

  16. [匿名] 阿风 on 12月 20th, 2005
  17. 整个文章,还算精彩!就是最后结尾太匆忙了.有点和全文的风格不相称,哪有那么自虐的女人?!

  18. [匿名] 没学士学 on 12月 22nd, 2005
  19. 猛小蛇?怎么想起一首诗啊!
    “一条长蛇的诱惑,一杆长枪的刺破”

  20. [匿名] 伊小洞 on 01月 28th, 2006
  21. 猛哥期待着你的下一篇淫文!写的太牛逼了!

  22. [匿名] 友善的狗 on 03月 3rd, 2006
  23. 够意思,说得是贴近现时,成

  24. [匿名] 无 on 05月 18th, 2006
  25. 超市中油的种类很多,在我们看来,压榨油就是比浸出油好,这种观念是错误的,浸出油和压榨油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压榨油还比浸出油贵好多,厂家只为自己的利益而不顾消费者的利益来蒙蔽消费者,这属于很不正当的手段。

  26. [匿名] 猫儿 on 07月 15th, 200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