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山寨船长猛小蛇

W~W~~W~~~

九霄云上君自逍遥

王崴,五年前在新浪衣食论坛结识的网友,后来得知他是比我低一届的学弟。2001年他去非洲埃塞俄比亚之前,衣食的一帮网友一起FB,我和他都参加了。我和王崴骑着自行车在长安街上晃了一段,他一个劲夸我的车好新。王崴是一个真诚的人,夸我的车时也十分认真,绝无虚情假意。他的身材比我高大,而他的自行车也比我的自行车高大,我骑一辆26的新山地车,是28岁生日时得到的礼物。王崴的自行车可能是全世界最破的,但这不影响他成为一个研究电影的高人,这辆28自行车经常客串在他以及各位网友的文章里,成为一辆最破又最有知名度的28自行车。

一切都是那样离奇,像一出荒诞剧,我绝无对死去的学弟的不尊重,我只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922日夜里王崴骑着车,为了避让一辆逆行的自行车,摔倒,脑袋磕在马路牙子上,两天后即告不治,虽然是在中国最好的脑外科医院。

在我每天都去的江湖网站里,王崴生前经常和人讨论电影,其涉猎之广泛,记忆之精准,常常令人叹服。我对电影喜欢感官刺激,偏好色情片暴力片科幻片恐怖片。我也写过几篇应景挣稿费的影评,通常是前瞻,因为有想象空间,比如《剑鱼行动》里哈莉·贝瑞的裸胸,号称价值一百万美元的全世界上最美的胸,在我的笔下就是两块烤焦的中号匹萨,那个时候《剑鱼》还在拍摄中。与王崴所写影评的专业精神相比自然是另外一种野路子,所以他在论坛和网友争论的时候我从不参与。

同样是写过大量快速作品的写手,我十分佩服这位学弟,他写文章极快,人又义气,成为救火队长,总在紧急关头临危受命。而且文章行文自如,内容出色,不过留给我最深印象还是他的《飞一样地登记结婚》,里边提到男人婚检时无不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看到这里我会心一笑,我有类似的婚检遭遇,但我当时咬紧牙关一声没吭,像一位优秀的****员。那种特殊而又变态的婚检方式以前是中美合作所里的美蒋特务用来折磨男性****员的一种刑罚,极不人道,其实完全有更轻松的方式来进行。我和王崴不一样,我愤怒地写了一篇文章发在中青报的《青年时讯》,大骂这种恐怖主义婚检方式,第二年硬性婚检制度取消了,当然未必是我的文章影响了婚检制度。正如我也大骂过北京的暂住证制度,后来也取消了,但是影响它取消的不是我的文章,而是孙志刚同学。前一段时间南方周末和新京报的一帮兄弟忽悠我去作一线新闻记者,说只要我牺牲在工作岗位上,将会严重影响中国新闻立法的进程。

最近有两个“百万富页”的网站十分火爆,把首页分成一万个格子,你掏一百块买一个小格子,当然多花钱亦可买十个八个小格子,随便放什么并做上链接,实际上是一面广告墙。王崴的家里有一面电影海报墙,所以我建议把王崴的纪念网站首页做成一万个格子,大家捐多捐少都领2*33*4个格子,放一张自己喜欢的电影海报,用这种方式来纪念他,也许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924日下午250分,王崴上了天堂。现在他在天堂一边骑着车,一边看着电影——是的,天堂没有电影院,天堂本身就是电影。

浏览数: 次 星期三, 11月 23rd, 2005 浮生记

7条评论 to 九霄云上君自逍遥

  1. 不把人当人,拿什么当人?
    一个严肃的问题

  2. [匿名] 人是拿来 on 12月 9th, 2005
  3. Let’s talk on this question.

    hpixel

  4. icons collection on 09月 23rd, 201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