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山寨船长猛小蛇

W~W~~W~~~

一只发黄的草鞋——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的博客先行者Macboat

#isubb#又是夕阳西下,微风拂面,我牵着ED和SAM在河里抓鱼,对面的Hook在那里已经等了一会,看见我们就高兴地挥手。

  ED是我的小儿子,是一只黑色的喜欢逮鱼的拉布拉多犬,SAM是我的大儿子,是一只喜欢吃鱼的迷你雪纳瑞,而Hook是一只苏丹大黑熊,是ED的好兄弟,一起咬过鸡头喝过黄酒的那种换帖兄弟。Hook的主人是一个伟大的船长,他曾经想把一头杀人鲸走私到我们村的这条小河,但那头杀人鲸不仅吃光了捕鲸船上所有的水手,还想吃掉船长。这个时候HooK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只用了两分钟就拍死了杀人鲸。

  我们在河里逮着鱼,岸边突然人群汹涌,一群人拿着刀叉从远处冲了过来,表情激愤动作生猛。扬起的尘土甚至污染了小河,还吓跑了河里的鱼群。

  我问其中一个人,他是邻村的一个光头铁匠:兄台,何事如此激动?光头铁匠兴奋地说:好久没吃过鲜肉了!今天那边有人请客吃烤肉,你也快去吧。

  我摇了摇头,继续和孩子们一起抓鱼。烤鱼比烤肉好吃多了,我认为。

  ED今天表现不错,抓了一只大**,亲爱的大眼贼哥哥Macboat最喜欢这玩意,一会就给他送过去补补,在放荡的生活里Maboat的腰子正在日渐枯萎。

  我带着ED和SAM朝Macboat家的大别墅走过去,感觉前边人声鼎沸,我清楚听到Macboat在唱戏,唱的是《火云洞》那一出。

  我暗叫不好,丫没事唱什么戏,八成出什么大问题了。

  Macboat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下面的炭火已经烧了一会,Macboat身上的毛毛基本已经烧掉了。他的肚皮上吱吱冒着白花花的油,我走过去问他怎么回事。Macboat用无辜而又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我说:

  ”其实我只是想学人装一把逼……没想到他们还是把我烤了……说我没有给论坛带来足够多的流量………”

  Macboat话还没说完,铁匠走了过来,对我说:对不起,这半拉熟了,我得转一下烤那半拉。

  Macboat被转了过去,我听见他悲愤地说:

  “铁匠。。。我只不过删了你两千零八个跟帖。。。至于嘛。。。再往上一点。。。大约15度角。。。那一块还没有熟透。。。谢谢。。。”

  我含泪离去,这就是在十八摸集体博客里争取民主的代价,遥想当年的耶稣,当年的斯巴达克斯,当年的贞德,都这样死在十字架上。

  多年以后,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我,他们让我发表获奖感言,我就讲了这个故事。我从怀里掏出一只发黄的破草鞋,虔诚地放在讲演台上,我告诉下面那些人们,我最敬爱的朋友,伟大的博客斗士Macboat,他的脂肪染黄了这只草鞋。三十年了,同志们,这只草鞋一直在我的书房里陪着我。每当我敲键盘累了的时候,我就拿着这只破草鞋闻一闻,激发我无穷的斗志,Macboat的脂肪一直在激励我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奋勇前进。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脱下自己的一只草鞋,轻轻地抹着Macboat肚皮上被炭火灸烤溢出来的脂肪,我小心翼翼地让鞋底那“LV”两个字母避开脂肪,同时我听到他微弱的声音在说:

  谢谢你,我一定会在你的草鞋里得到永生。你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一定要带着这只草鞋……去斯……德哥尔……摩,答应我……好吗?

  又是夕阳西下,微风拂面,我牵着ED和SAM在河里抓鱼,对面的Hook在那里已经等了一会,看见我们就高兴地挥手。

  ED是我的小儿子,是一只黑色的喜欢逮鱼的拉布拉多犬,SAM是我的大儿子,是一只喜欢吃鱼的迷你雪纳瑞,而Hook是一只苏丹大黑熊,是ED的好兄弟,一起咬过鸡头喝过黄酒的那种换帖兄弟。Hook的主人是一个伟大的船长,他曾经想把一头杀人鲸走私到我们村的这条小河,但那头杀人鲸不仅吃光了捕鲸船上所有的水手,还想吃掉船长。这个时候HooK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只用了两分钟就拍死了杀人鲸。

  我们在河里逮着鱼,岸边突然人群汹涌,一群人拿着刀叉从远处冲了过来,表情激愤动作生猛。扬起的尘土甚至污染了小河,还吓跑了河里的鱼群。

  我问其中一个人,他是邻村的一个光头铁匠:兄台,何事如此激动?光头铁匠兴奋地说:好久没吃过鲜肉了!今天那边有人请客吃烤肉,你也快去吧。

  我摇了摇头,继续和孩子们一起抓鱼。烤鱼比烤肉好吃多了,我认为。

  ED今天表现不错,抓了一只大**,亲爱的大眼贼哥哥Macboat最喜欢这玩意,一会就给他送过去补补,在放荡的生活里Maboat的腰子正在日渐枯萎。

  我带着ED和SAM朝Macboat家的大别墅走过去,感觉前边人声鼎沸,我清楚听到Macboat在唱戏,唱的是《火云洞》那一出。

  我暗叫不好,丫没事唱什么戏,八成出什么大问题了。

  Macboat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下面的炭火已经烧了一会,Macboat身上的毛毛基本已经烧掉了。他的肚皮上吱吱冒着白花花的油,我走过去问他怎么回事。Macboat用无辜而又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我说:

  ”其实我只是想学人装一把逼……没想到他们还是把我烤了……说我没有给论坛带来足够多的流量………”

  Macboat话还没说完,铁匠走了过来,对我说:对不起,这半拉熟了,我得转一下烤那半拉。

  Macboat被转了过去,我听见他悲愤地说:

  “铁匠。。。我只不过删了你两千零八个跟帖。。。至于嘛。。。再往上一点。。。大约15度角。。。那一块还没有熟透。。。谢谢。。。”

  我含泪离去,这就是在十八摸集体博客里争取民主的代价,遥想当年的耶稣,当年的斯巴达克斯,当年的贞德,都这样死在十字架上。

  多年以后,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我,他们让我发表获奖感言,我就讲了这个故事。我从怀里掏出一只发黄的破草鞋,虔诚地放在讲演台上,我告诉下面那些人们,我最敬爱的朋友,伟大的博客斗士Macboat,他的脂肪染黄了这只草鞋。三十年了,同志们,这只草鞋一直在我的书房里陪着我。每当我敲键盘累了的时候,我就拿着这只破草鞋闻一闻,激发我无穷的斗志,Macboat的脂肪一直在激励我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奋勇前进。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脱下自己的一只草鞋,轻轻地抹着Macboat肚皮上被炭火灸烤溢出来的脂肪,我小心翼翼地让鞋底那“LV”两个字母避开脂肪,同时我听到他微弱的声音在说:

  谢谢你,我一定会在你的草鞋里得到永生。你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一定要带着这只草鞋……去斯……德哥尔……摩,答应我……好吗?

浏览数: 次 星期二, 05月 23rd, 2006 比特记

10条评论 to 一只发黄的草鞋——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的博客先行者Macboat

  1. 居然坐沙发坐累了 靠

  2. [匿名] 答案风中 on 05月 24th, 2006
  3. 一段挺牛叉的字.
    真想献给你点啥呀!

  4. [匿名] 暗夜疾行 on 07月 4th, 200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