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山寨船长猛小蛇

W~W~~W~~~

比特记

和菜头:我不愿意像个贼一样活在GOOGLE的世界里

#isubb#
和菜头:我不愿意像个贼一样活在GOOGLE的世界里

今天, Google AdSense小组来信,宣布封杀我的帐号,理由是它那套“包括但不仅限于”。我写了申诉信,但是我的BLOG整个二月份的LOG文件达到了158M,这还是纯TXT文本压缩的结果。在这里,每天有2,000-3,000个独立IP的访问。在这些数据里,我实在是没能力筛选出哪些是可疑IP。也就是说,我没有办法抓住一只羔羊给Google AdSense,用它的血证明我的清白。

记得我当初收到Google AdSense的来信时,是何等高兴。好像是见了“活”的GOOGLE一样,它不再是个网上的概念,漂亮的、带着GOOGLE LOGO的信封从大洋彼岸寄来。于是,GOOGLE变得具体而微,从网上而网下,存在于我身处的世界之中。

现在,一切都已经终结了。我作为独立BLOG,写了十二个月,用了十二个月的Google AdSense。除了第一个月,我点击广告以做测试,自始至终我没有点过自己的广告。但是,我现在被当成一个贼一样对待。似乎我在试图诈骗GOOGLE,想从它那里骗更多一点美金。

曾经觉得那种国内广告联盟的弹出式广告惹人心烦,觉得那种除了大腿和乳房以外没有任何内容的广告格调不高,曾经以为GOOGLE广告是独立BLOG 为数不多的选择。但是我错了。不遵守任何规则的人赢走一切,而遵守一切规则的人只是为难了自己。只要任何人愿意,他可以一天之内点我的广告一千次,然后我就立即被Google AdSense封杀。有人说,当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立即给Google AdSense去信,解释清楚,那么就能获得“谅解”。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为别人的行为去做自辩?我作为GOOGLE的合作方为什么要取得它的谅解?这本来是我与GOOLE的合作项目,但是所有的责任和风险都是我来承担。GOOGLE承担了什么?我甚至要为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疯子的行为去负责,要为了他而去GOOGLE面前证明我的清白,我凭什么这么做?而有那么一个疯子存在,就把我所有广告收入一笔勾销,那么GOOGLE又有什么证据说明里面的每一分钱都是我靠作弊换来的?

在GOOGLE的逻辑里,大概每个合作伙伴都是潜在的贼。所以有一丝迹象,那么就可以立即宣判,把钱全部没收。我想说,这和抢的区别其实并不大,而且比点击欺诈恶劣多了。

我承认GOOGLE是个伟大的公司,它开创了一个新的网络世界,它所奉行的准则到今天依然为人们所仰慕。但是,在伟大的GOOGLE的世界里,我不愿意被当成个贼那样活着。我甚至可以去贴那些大腿和乳房的广告做个流氓广告商,但是我不能被当成个贼却依然坦然自若。我知道,看我BLOG的人里有许多是 GFANS。我这么说,大家未必高兴。如果真觉得那么不忿,麻烦把你的网址贴在后面,我负责24小时之内点爆你的Google AdSense。

原文:http://www.hecaitou.com/?p=1542

星期一, 03月 12th, 2007 比特记 4条评论

真诚向大家请教一个法律问题,并希望得到法律专业人士的回答:

#isubb#真诚向大家请教一个法律问题,并希望得到法律专业人士的回答:

先讲背景:

周愚人从珠海来北京了。

周愚人是谁不重要,周愚人来北京做什么也不重要,惟一能肯定的是他不是学粱生宝来买稻种的。

周愚人在某晚去见了木子美,木子美养了一只拣来的流浪猫,名叫佩吉[Page],公的。

周愚人也很喜欢猫,所有的猫在他眼里都是一种肉类半成品,周愚人一边流口水,一边给北京的一个朋友打电话。

周禺人的这个朋友叫8W,常年活跃在中国网络安全界,他一年四季都穿着一件风衣载着手套,白天戴白手套,晚上戴黑手套,人称“中国黑客第一高人”。8W曾经是一个诗人,他的成名作其实只有五句:

老板给了我一双白色的手套
老板给了我一双黑色的手套
anyway
to be or not be
都是一双黄色的手套

周愚人在电话时告诉8W,以最快速度搞到一只公猫,送到哪哪哪。

二十分钟后,身高一米九八的8W到达现场,8W从裤裆里掏出肥肥的大白猫,对周愚人说:

“怎么样,这只黄猫够肥吧?现在就做还是明天做?这里有厨房吗?我还带了一把小狗腿。”

[IMG http://blog.techweb.com.cn/UploadFiles/2...[/IMG]
【传说中的冷钢小狗腿,不过我喜欢的是b****的小小刀:】
[IMG http://blog.techweb.com.cn/UploadFiles/2...[/IMG]

“不急,不急,咱们仨先做。”木子美接过大白猫,检查了一下它的局部器官:“靠!还是一只公的,他们只能断背了。”

周愚人点了点头,好,咱们先做。

……

此处省略XXX字节,请到此外下载补丁:[url=http://podcast.bokee.com/ http://podcast.bokee.com/[/url]

三人做完,木子美提议:

“在吃这只大白猫之前,得给他取个名字,我好给他立个长生牌位。”

木子美往阳台上一指,那里立满了牌位,上面写的都是大咪、二咪、小咪之类的名字。

“唔……那只大黄猫叫佩吉,那这只大黄猫不如叫布林,英文名Brin,如何?”8W说。

周愚人情商一直很高,但智商比较低,随便一个名字就点头同意,不过他还是补充发表了自己的提案:

“我最近发现一个叫google的搜索引擎很强大,不如我们搜一下布林和佩吉在google里的排名,谁排在前边就先吃谁。”

结果很清楚,布林比佩吉靠前,8W狞笑着拎着小狗腿冲进了阳台,只听他大叫一声:

“Oh my God!Brin is ***ing Page!!!”

周愚人精通A片,后边似乎听懂了,于是他也冲过去,同样也大叫一声:

“偶的神!布林在日佩奇!”

嗯,问题来了:

以上所有情节纯属虚构,周愚人、8W、木子美三个人都不吃猫,他们有没有权力告我侵他们的权,比如隐私权、名誉权之类?

还有没有别的问题?各位达人帮我想一哈?谢了!

星期五, 03月 9th, 2007 比特记 13条评论

春天真的来了……

#isubb#
悄悄地,春来了,MSN上一大批未婚MM组里的头发都变绿了,还特别的整齐……

只有伟大的庄雅婷老师和潘多拉老师还在坚持不戴绿帽子……

可是想象年底的《中国女性网民贞洁指数报告》会全线飘绿……

[IMG http://blog.techweb.com.cn/UploadFiles/2...[/IMG]

星期三, 03月 7th, 2007 比特记 1条评论

山谷挽歌第二章 互联网SB生态链

#isubb#
有一个不算太新的段子:在百度的搜索框里输入 SB 这两个字母,会是什么结果?

排第一位的是google,具体说是sb.google.com这个二级域名,然后在浏览器里输入sb.google.com,指向google首页。

那么sb.google.com这个二级sb究竟是指什么含义呢?super boy?smart bitch?socked ball?只有上帝真主如来和google的某些工程师知道,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它存在的意义就是占据百度SB排行榜的第一名。

接下来一时手痒,我到google首页输入了 SB 这两个字母,结果是……总之我被这个结果深深地震精了:

排第一的是我的博客站里的一个博客[SB部落],他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爱好做饭却做得很难吃的家伙,医科大学毕业后却做了一名成功的推销员,在全国各地推销了N年皮鞋,后来曾在《南方都市报》撰写专栏“一个伟大的皮鞋推销员”,现为《南都周刊》编辑。

也就是说,全球第一大SB诞生在全球第一狗博客站,在2004年,狗日报的PR值达到了6,在搜狗这个专注于狗的搜索引擎没有推出前,狗日报曾经占据在google里搜 “狗” 这个关键词的第一名。

显然,在互联网的SB生态链里,狗日报处于最底层,往上是谷歌,再往上是百度,因为百度没有“鸡吧”。

鸡,十二生肖之一。我大学时有一个东方艺术系的同学号称“中国画鸡第一人”。刘欢有张专辑里有一首儿歌这样唱:

奶奶喂了两只鸡呀
什么鸡 什么鸡
大公鸡和大母鸡呀
只白天忙下蛋呐 哎嗨哟哎嗨哟
一只清早呜呜啼呀 呜呜啼呜呜啼

两年前我曾经在碧海银沙的语音聊天室里连唱了三个月这首歌,把所有的人都听傻了。当年一块唱歌的人们,成佛的成佛了,当妈的当妈了,跑路的跑路了,无聊的无聊了。

简单的几个例子,点到为止:鸡是存在文化的。百度的天才产品贴吧怎么能不让用户创建“鸡吧”呢?[url=http://www.google.co.uk/search?hl=zh-CN&newwindow=1&q=%E7%99%BE%E5%BA%A6%E6%B2%A1%E6%9C%89%E9%B8%A1%E5%90%A7&btnG=Google+%E6%90%9C%E7%B4%A2]百度怎么能没有“鸡吧”呢?[/url]

有人在我上一篇博客后边回复让我试试别的联盟,我当然试过,猫扑前期还行,也不扣量,但后期就****欺负我这样的小站长,老子也懒得做了,那点小钱也懒得去对话。百度的主题推广我也申请过,没有通过,这个没什么,因为站本来就很小。我有几个好朋友都是做网站联盟的,说每天都能送给我流量,我也拒绝了。作为一个gfans,我的确想走一条正道,试一下google adsense,注意,我从来没指望靠这个来发财,我把狗日报当成一块试验田放ggad,改广告的位置、颜色、大小来看点击结果的不同,我曾经在自己能够影响的两个每天流量超过100万PV的网站放过ggad,但效果奇差,这一定程度表明用正规经营的网站挣ggad的钱可能并不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也就是说,我并不是在乎被google杀掉的钱,那点钱真的不多,我也不打算要了。我正经写两三篇专栏也就回来了,可是我的生命注定就是不正经。google杀掉的是我的一向以来的愉悦体验,google损失了一个铁杆gfans,多了一个敌人,当然这对google也没什么。但我这样的一个人连写十八篇献给它的挽歌,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恨交织呀?

千千万万个类似于狗日报这样的小网站被google阉了,他们不说话,可是我养了两年狗之后,天天跟狗对话,把自己训练成了超级话痨。按理说话痨应该去跟ggad小组对话,可我是一个有原则的话痨,比如大年三十的核心任务就是去放炮,而不是当话痨。我讨厌跟机器对话,而且不知道彼端是人是鬼还是神,“宁与NB打一架,不和SB说句话。”[引用南宫昭仪的名言]与NB打一架,也许还能提升自己的战斗值,与SB说句话,自己也成SB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你们对着电脑看我写的博客,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彼端写博客的是人是狗是猫,你们看到的不是12磅的宋体字,不是字节,而是一个SB激情喷洒在LCD上的蛋白质。

我说自己以前是铁杆gfans,是有证据的:

证据A:2001年我在《南方周末》的专栏上写过一篇《万能的狗哥》介绍google并给它取了个中文名“狗哥”[出处不详,非我原创],估计那个时候“狗哥”在中国的粉丝还不会太多。可这篇东东实在是太早了,早得google里都搜不到了,但是百度能搜到。有兴趣有时间的同志们可以试一下,关键词:南方周末+万能的狗哥。

证据B:我很早便使用英文版的news,之后百度news出来一直等google的new推中文版,中文版推出当天一早我就很快宣传它。博客网的爸爸方兴东曾经写过一篇烂文[url=http://www.mediaresearch.cn/user/ActiveView.php?TxtID=668]《Google新闻“中国版”推出,中国门户噩梦开始》[/url],方博士为了提高自己文章的点击率,不得不从第171个汉字开始引用我的MSN签名。

好了,第二章就写在这里。预告下一篇《山谷挽歌第三章:稻草的双重意义》。

稻草的双重含义:

A.救命
B.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

穷途末路的谷歌为了证明自己不仅仅是耸立在中关村东区的一块超豪华广告牌,为了挽救市场占有率节节下滑的败局,开始花钱寻求稻草,无论是传说中的拿市场费用来进行战略投资,还是别的[传说,欢迎知情人提供相关素材],它都没有意识到面前已经有了一个大坑,那稻草或者能救命,或者只是上天派来助挖坑人一草之力的神器。

附注:SB的最通用的汉语发音是:虱啊傻、波依逼。
另外:有人提醒我要有逻辑,抱歉,我真的不知道逻辑是什么。
[IMG http://www.douban.com/lpic/s1566350.jpg[/IMG]

星期五, 03月 2nd, 2007 比特记 17条评论

山谷挽歌第一章:不仁不义是google

#isubb#
2005年初春节前,在两个小变态的介绍下,我开始在自己的狗日报上放Google adsense。

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个小变态,一个叫覃健祥,他注册了一个域名example.com.cn,现在在东三环某处民居创业;另外一个变态叫于敦德,他注册了另外一个域名example.net.cn并赋与其一个中文名“一个藏袍”,现在他在南京做一家叫[URL=http://www.tuniu.com]“途牛”[/url]的网站(我个人很喜欢这个小网站)。这两个人除了在网站开发方面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外,还能经常写点有趣的文章,尤其是于敦德,作为一个理科生,他居然看过《布拉热洛纳子爵》!我到豆瓣上查了一下,22人读过这本书。像于敦德这样文理兼修的程序员真是不多,不过国内还有Caoz、Seak、Tombkeeper等几个代表,尤其Tombkeeper还精通妇科,真是天纵英才。

转眼整整两年过去了,到了狗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大年三十,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我刚满一岁的女儿在当天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我心底一阵狂喜,偶的神!进化论真神奇啊,一转眼我的女儿从四肢爬行的小怪兽变成了直立行走的人类!我恨不能化身为一片纯洁的草坪,让女儿在上面肆意践踏,然而我无法化身草坪,连变成伪木地板的可能性都没有。但“草坪”和“践踏”一时成为我脑里惟二的关键词,于是我带着我的两个狗儿子跑到东六环边上的小树林践踏原生态的草坪,我看着两个撒欢的狗儿子,我对他们说:明天鸡年就到了,爸爸带你们去找鸡。我的大儿子对鸡情有独锺,相当初非典的时候他在意大利农庄追着一只鸡在玉米地里狂奔,一只小灰狗在黄绿相间的玉米地里追逐一只白鸡,“鸡飞狗跳”这个成语真是太形象了!他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鸡受到严重的身体伤害,白色的鸡毛在玉米地里撒了一地,最后是我不得不把这鸡买下来,烹了,幸好那不是一只宠物鸡,否则除了肉体损失还得赔偿精神损失。

[IMG http://www.niubian.com/wp-content/upload...[/IMG]
[b]【图片说明:我女儿大年初四吃光了一盆冰淇淋蛋糕】[/b]

领着两儿子到了家,我决定上网看看我的Google Adsense帐户,可以结算一下了,还有一些钱在里边,正好给我的孩子们买点新年礼物。这笔钱大约可以买10箱紫帮或好奇纸尿裤,同时还能给儿子们买8袋20KG的爱慕思狗粮。

然而,那个帐号变成不存在了,消失了,没有了,飞走了,按adsenser们的话说,这个帐号被杀了。

杀一个帐号需要理由吗?似乎需要。于是我去查了一下信箱,果然有一封来自google的信,在满天的炮仗身中寂寞地趟在那里,内容说是出现无效点击,如果这封信会说话,它一定会耸耸肩膀摊摊手说:我对此表示遗憾。

无效点击,我只能控制我自己不这样做,我只是一个不算勤奋的博客,我不懂如何去控制不让别人在我的博客站上做出无效点击,但伟大的google应该会懂。当然他没有义务教你如何去对付这种行为,也没有告诉我无效点击的具体细节。

还好google adsense有非常好的对话机制,如果你有勇气并自信可以辩论过google的工作人员,可以发信和他们沟通。我曾经成功过一次,我给他们写了一封自认为文笔生动情深意长长达2.5K的长信,表达了我对google多年一如既往的热爱同时告诉对方我是一个纯文科生,根本不会作弊,也不需要作弊,因为这最多是一个小金库,中国的已婚中年男人嘛,如果没有小金库,那是一件几近于可耻的事情,我又不像其他会理财的中年已婚男,在家庭股票帐户里建一个老鼠仓……之类,云云,最后我还问他们有没有可能把我招进google去?我认识一大堆中国互联网上稀奇古怪的人,反正还好,挽回了一笔钱,够儿子们吃两年。

但在大年三十晚上,写一封长信去申诉,即使是我这样爱好写字的人也认为极其无聊,于是我只是写了几句话给GA小组,然后化悲痛为力量,为我女儿写了一万多字的童话。

[IMG http://www.niubian.com/wp-content/upload...[/IMG]
[b]【图片说明:我女儿在吃蛋糕之前啃光了一只鸡腿】[/b]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小蛇有三样业余爱好:养狗、做站、写童话。狗养了六年了,站做了八年了,童话写了N年了,N<1,在这里我给我的童话做一个广告:[url=http://www.niubian.com http://www.niubian.com[/url]

不管是Google还是谷歌,我永远都记得,你们封了我的帐号,在狗年的大年三十。大年三十,欠债的杨白劳偷偷潜回家过年,万恶的黄世仁明明知道都没去催债,算你们google狠!一年就一个大年三十呢,你们缺乏起码的人情味,作为一个如何传统的中国人,我无法理解你们这样的邪恶行为,不管你们是有意还是无意。

你们伤害了我的小金库,这个是可以原谅的;你们伤害了我的小感情,这是不可原谅的。

我按你们的规则办事,即使规则有些霸王的风采,我也假装没看见,我把这当成一个游戏并很投入地去玩这个数字游戏,当我一年之后有100美刀进帐的时候,我激动得掉下了热泪,我告诉了全村人并买了半头猪请他们吃肉。整整两年,怎么着彼此间也存在一定的默契和信用,事实却证明这只是我单方面的表情,你们说开封就开封,说开复就开复。当有的Adsenser以全家帐号被封为荣时,我鄙视了他们,我始终只有一个帐号;当有的Adsenser劝我有时间写大字报不如再开一个新站,我拒绝了他们,我一定要专注于做十八摸,否则离我成为中国拉里·弗林特的梦想会越来越远。

大年三十封我帐号,这是不仁。
两年信用一夜葬送,这是不义。

我无法用自己的仁义来感化渐邪渐恶的google,我只能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动仁义之师威武之师,师出有名。我请求有博客的同志们帮助转载,然后把链接回复过来;我请求喜欢转帖的同志们到处转帖,然后把链接回复过来;我请求站长们在自家站上帮忙转帖,然后把链接回复过来;我请求各网站科技频道的编辑们转载过去,然后把链接回复过来……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我当然要还:凡是按时间排序的前100名回复者[附上转载的链接],我会送他一本极具收藏价值的《狗日报》一书(文汇出版社出版,定价22元),可自定义签名内容,比如这样的:

请我心中的偶像XXX老师指正!
猛小蛇于20070228

对于这一百个先锋队队员,我还会把他们列入十八摸名人墙,比如这样的:[url=http://www.18mo.com/showlog.asp?cat_id=39&log_id=2521 http://www.18mo.com/showlog.asp?cat_id=3...[/url],将来我如果有了上市公司,还要给他们发股票!

还有那些受过伤害的诚实的而且不会走后门的站长们,欢迎你们给我提供军火;传统媒体的同志们,谁帮我发表了,寄给我,我倒给车马费。

春天就要来了,是谁在山谷里开始为google唱响了挽歌?是我。我不再接受google恢复我的帐号,不再为里边的死美刀黯然神伤。我的目标是促使google在今年就滚回美国去,最好滚出地球去!

星期三, 02月 28th, 2007 比特记 110条评论

无聊新经济三个代表之电子杂志

#isubb#说起来我与电子杂志发生关系已经长达十年,十年前我还在沈阳漂着,在辽宁大学踢球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姓毕的家伙,他当时在瀛海威沈阳分公司做网工,从他那里知道了在瀛海威可以随便喝可乐,不要钱。

于是我和当时杂志社的同事去找他喝不要钱的可乐,结果就是被他忽悠买了一个14.4的猫,然后请他到杂志社安装瀛海威的上网套装,好像要通过一个什么“海关”才能连上浏览器,连上后第一件事就是直扑PLAYBOY的网站。过了几天,毕工程师高兴地打来电话,说是派了一位美女过来谈合作,也就是把《书缘》杂志的内容搬到瀛海威的网站上。杂志社的一位男同事看上了这位美女,在展开攻势之后才发现人家孩子都会玩《暴力摩托》了。

我无法确认网络版《书缘》是不是大陆第一本搬到互联网上的杂志,总之后来在一次采访刘墉时我递给他一张名片,他很吃惊地说你们还有email啊,而且还有网站,啧啧。

这两年电子杂志大热,也算可归于新媒体的范畴,大致从物志这样的在线杂志开始,不过后来有了一批像xplus、zcom、poco、zbox、zinew这样的电子杂志发行平台,而且从开始就是正规的商业运作。

电子杂志发行产台,跟传统的杂志发行渠道本质是一样的,无论是新媒体还是旧媒体,最终追求的还是发行量。从上面提到的前三家电子杂志平台看,风格各自不同,xplus一本正经,像官方媒体,而且大量出现各地方报纸的内容,这与其掌门人夏鸿四平八稳的个性和从业背影多少有些关系;poco的电子杂志内容以娱乐为主,立足于原创,数量不多但质量不错;zcom则专注于把各种时尚流行类杂志搬到互联网平台上。

内容方面,三家各有偏好,几个聪明的人们“发明”了一个新的杂志发行渠道,然而在接下来的渠道具体运作方面,无论是从手法还是速度却也各自不同。

Zcom肯定最为凶猛,除了web端展示,还有自己开发的客户端来推杂志,很快又出手收购了flashget,当然flashget也是客户端软件,但它的装机量却是zcom自己客户端无法企及的。这样一看,zcom的发行渠道最强大。

Xplus也有客户端,甚至花了80万美刀和MSN中国合作,与zcom收购flashget不同的打法是xplus在尝试推“手机报”。这是一条路子,但是通过手机看杂志、报纸与直接通过wap看新闻或者订阅新浪新闻短信哪个操作起来更方便?显然一个对新闻感兴趣的人最方便的选择是订阅新闻短信。刚才吃饭时,身边有几个人同时收到美版《无间道》获奥斯卡奖的新新浪短信新闻,当然他们是非典型用户,他们是科技新闻从业者。

Poco主推的是它的影音方面的资源,它有客户端用户积累,电子杂志算是给用户的增值体验之一,相对于前两家规模要小。

我只有一个问题:一个典型的互联网用户,他要无聊到什么境界才能在电脑上用客户端看电子杂志呢?上了网有那么多的游戏要玩,那么的电影和歌曲要BT,QQ里还有很多纯情或不纯情少女等着你聊天,MSN上还有很多未婚或假装未婚的同城女白领等着你约会,实在无聊了,打开IE看看天涯的八卦和新浪的社会新闻,有重大新闻QQ会弹出来给你看……

像第一代互联网一样,电子杂志还得要向手机平台上靠拢。这样的好处之一是假设有用户产生了付费冲动之后,至少有手机支付方式可供用户选择,很方便。电子杂志作为无聊型标志产品之一,它的确能打发时间,比如坐地铁时,而且有可能看一本电子杂志比发一条短信的成本还要低。

那么在手机上小小的屏幕上合适看什么样的内容?实时新闻、小电影、小动画、小游戏、小笑话、互动小说……怎么看都没有电子杂志的舞台,再从zcom、xplus、poco这三家的电子杂志里来挑,似乎也就poco的比较适合手机。

星期一, 02月 26th, 2007 比特记 8条评论

还我……青春损失费……1-15元

#isubb#
周末又BT了一堆电影,看了《血门徒》,又叫《茶舞》。主演吴镇宇和徐若瑄。

十年前,在沈阳,咬牙从微薄的薪水中掏出10块买了一张光盘,里边是徐若瑄的写真。然后深夜在办公室,一边看她的写真一边挥洒我青春无穷的蛋白质。那个年代,没有人付给我青春损失费,即使是10块钱,也没有。除了在黑暗中默默地撞墙,我还能为世界和平做点什么呢?

吴镇宇是个很牛逼的演员,和黄秋生一样,再烂的片子都无法掩藏他的光华。这个看似很神经质的中年男子,演李慕白我看没问题,演羔羊医生也没问题。他为什么没有机会去好莱坞?为什么?

老子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如今的年代,上网条件便利,到网上看看毛片听听歌,打打游戏杀杀人,哪一个更爽呢?

声色犬马,玩物丧志是一方面,耳聋目盲是一方面。像[url=http://www.baofeng.com]暴风影音[/url]这样的播放器,就是用来看看毛片听听歌;像《征途》这样的网游,也就是打打游戏杀杀人。

《征途》的操盘人,著名的史玉柱,[url=http://www.google.com/search?hl=zh-CN&newwindow=1&q=%E5%8F%B2%E7%8E%89%E6%9F%B1+%E5%8D%8E%E5%A4%8F+%E6%B0%91%E7%94%9F+40%E4%BA%BF&btnG=Google+%E6%90%9C%E7%B4%A2&lr=]炒民生银行和华夏银行赚了40亿[/url]的史玉柱说,如果玩家认为《征途》不好玩,玩到70级不玩了,如果删帐号,他赔15块,人民的币。

都说网游是“网络海洛英”,玩到70级了,欲罢不能的恐怕要占绝大多数,要玩自杀的,也就拿到15块“抚恤金”,说不定他的帐号尸体还会被再生处理,史大侠只赚不赔。

投入了宝贵的时间金钱和精力,再加上糟糕的体验,15块人民币,能弥补失去的青春时光吗?虽说青春就是用来挥霍,用来燃烧,用来战斗的。糟糕的服务可以玩退货,糟糕的体验呢?岂能是15块的抚恤金能搞定?

这边《征途》的人话音刚落地,暴风又刮过来了:用户只需要下载并试用暴风2007全功能完美版,发现文件不能播放,或是播放出现异常等不好用的现象,即可去官方网站(baofeng.com)申请巨额人民币赔偿。总之用暴风影音播放器,如果觉得过程不爽,即可去找暴风赔钱,最高可高达1元,人民的币。我发现,暴风是用支付宝来支付赔偿金,嗯,挂个支付宝引导注册广告,一样稳赚不赔的说。

我只想说,万水千山总是情,只赔1块那是,肯定的不行。为啥不说赔100块呢?反正也没人知道有多少人去投诉。不过至少可以看出播放器和网游的确存在差距——1元和15元的差距。

一句话,赔钱要落到实处,先搞一个赔付基金会,由第三方来监督,还要公证。最方便可行的办法就是把钱打到我的支付宝帐号,由我来分配,我保证数据准确,比邱晓华和李金华的数字还要准确。

星期一, 02月 5th, 2007 比特记 6条评论

一个很有趣的网站 生成各种签名

#isubb#
不多废话了,直接上图:

绿色闪字:[IMG http://www.vrc4.com/UploadFile/8/s072112...[/IMG]

G风格闪字:[IMG http://www.vrc4.com/UploadFile/8/s072112...[/IMG]

青蛙闪字:[IMG http://www.vrc4.com/UploadFile/8/s072112...[/IMG]

草莓体:[IMG http://www.vrc4.com/UploadFile/8/s072112...[/IMG]

石头字体:[IMG http://www.vrc4.com/UploadFile/8/s072112...[/IMG]

运动字体:[IMG http://www.vrc4.com/UploadFile/8/s072112...[/IMG][IMG http://www.vrc4.com/UploadFile/8/s072112...[/IMG]

有兴趣的可以去玩玩:http://hi.twomice.net/newcz/demo.php

星期四, 02月 1st, 2007 比特记 2条评论

你为什么不骂骂周鸿祎?

#isubb#
前两天收到一封匿名邮件,主题是讲流氓软件如此猖獗,你什么不写点东西骂骂他们?尤其是要骂骂周鸿祎。你当年不是号称什么什么杀手,很能骂吗?

这封信令我一时感慨万千。其实我现在已成长为一个非常理性的中年人了,而且早已过了轻易就被感动的年龄,可是我还是一下子就被这个问题彻底击穿。

一入江湖岁月摧,江湖儿女江湖老。一个人经常玩回忆而不是玩失忆,就证明他正在善良地老去。

我老了。我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以前我真的骂过很多人吗?

我不这么认为。我[URL=http://www.google.com/search?sourceid=navclient-ff&ie=UTF-8&rls=GGGL,GGGL:2006-22,GGGL:zh-CN&q=%E7%94%B5%E5%AD%90%E5%95%86%E5%8A%A1%E6%AE%8B%E9%85%B7%E5%86%99%E7%9C%9F]曾用文字骂过甚至很残忍地用文字冷嘲热讽过当年的一些网站,比如亿国[/url],但是我应该没有针对任何个人。如果有,请您在后边跟帖,我一定请您到楼下喝一碗热腾腾的米线,十六块一碗的。但是我相信,没有人跟帖,没有人能吃到这碗米线,除了我心目中的一代偶像——cAoz老师。

99年我在卓越网开始写IT快评[后来被人定义为IT酷评],一天一篇,栏目叫”小蛇看世界”,栏目名是雷军取的,他讲凤凰卫视的”小莉看世界”不错,于是定下来用这个名,一字之差,可见当初传统媒休对网络媒体的影响还是十分有效的。求伯君当时甚至在外边讲金山有条美女蛇,从开始一切都很娱乐。

“小蛇看世界”很快从网络搬到了传统媒体《证券时报》,责任编辑是VV,她的个人站是[url=http://www.hellovv.com  星期五, 01月 19th, 2007 比特记 12条评论

传播之争

 


TW论坛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小调查:门户新闻之争你是哪最早得知萨达姆被绞死的消息  (单选)


 


从投票的反馈来看,超过一半的人是从QQ弹出的TIPS获得此消息。


 


弹,并不可怕,看是谁弹,看弹的是什么。QQ有时候的确烦人,弹一堆不着调的产品推荐,弹一些重大快讯还是相当不错的,比如申奥成功,亚运会金牌数实时播报,况且偶尔还能弹出一点小花样J从用户在调查里的评论来看,大部分用户认同QQTIPS弹出。


 


QQ究竟有多少用户量,已经不重要,用户数据的样本有几千万已经足够。重要的是腾讯把用户关心的新闻主动实时地送到了眼前,新浪却只能被动等人打开页面。百度呢,百度当然“知道”,而且“知道”得不比腾讯晚,却没有可以主动实时推送大新闻的IM通道。百度的科学家们要不要补IM这一课?关于百度IM的传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该放出来让大家瞄一眼了,否则哪位PS高手一时手痒就整出一张截图来。


 


对于获取用户的一些浏览习惯方面的信息,其实有不少公司都有类似的用户数据,像百度、猫扑等,我们看到腾讯、百度、猫扑都在不断地调查自己的产品线。不同的是,腾讯基本上推一个成功一个;百度的产品也多围绕搜索这一核心服务做文章;猫扑的新产品新网站层出不穷,让我们眼花缭乱,结果都是“画虎不成反类猫”,也不错,小是小点,还是猫科哦。


 


拥有用户数据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分析数据的人。猫扑产品线的失败表明要么是分析数据的人有问题,要么就是分析数据的方法有问题,归根到底还是人的问题J


 


用户在哪里,产品和服务就跟到哪里,贴身紧逼才是硬道理。大家面对电脑时,在QQ打开的情况下,新闻弹出来了。而大家离开电脑时,1860发来短信说萨达姆被绞死,然后再发给你一段绞刑的独家视频。不错,1860现在没有这样做,但不表明它以后不会这样做。


 

所以,未来的媒体包括互联网还有所谓的新媒体什么的,大家还得想想办法为中移动打点工。

星期一, 01月 8th, 2007 比特记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