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山寨船长猛小蛇

W~W~~W~~~

归档 - 09月, 2005

WEB2.0时代的扎钱法则

超级女声的成功,是平民娱乐的成功,是草原奶牛的成功,是湖南卫视的成功,是娱乐媒体的成功,是SP运营商的成功。

我一向对调教女生有特殊的兴趣,把一只只青苹果酿成一杯杯甜美滋润的苹果汁,苹果汁最终被何人享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酿造也就是调教的过程。这个道理就跟做网站一样,我把“十八摸”网站东搞西搞,搞了好多年,它去纳斯达克上市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搞的过程。有一天早上醒来,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个“圈网中国”的网站需要加服务器了,于是打电话给卖服务器的兄弟,被告之服务器涨价了,我把他大骂了一通,同时心底豁然开朗——服务器都涨了,看来WEB2.0的时代真的来了。走,出去找钱去。

于是,笔者天天拎着笔记本show着PPT,出没于北京的东南西北,见着南腔北调的投资人。别说超级女声,连我坚持两年一场不落的F1比赛都没时间看。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对追逐金钱如此着迷,从4月份辞掉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后,我开始接触各路风险投资人,到现在5个月了,虽然钱没有到账,但收获颇多。以前我认为自己只会在女人或者比自己还要傻的人面前吹牛,现在可以随时随地面不改色地吹,吹牛这一课算是补成功了。然而我的合作伙伴更牛,去年刚毕业的一位80后小青年,一位精通网站开发的处男,现在成天和硅谷的一名风险投资人在Skype上用英文进行交流,他吹牛已然国际化,在他写的短短的英文计划书里,我们的“十八摸”已经是中国乃至亚洲最成功的个人门户。

作为一个有半年SP经验的人,我曾经听说过无数SP成功的神话,无论是否烧杀抢掠,总之它们成功了。它们利用了老百姓的愚昧和老实,培养了新一代的新消费习惯,不成功都对不起全人类。

从运作模式来看,前端是湖南卫视、酸酸乳、某SP,一家电视台和一家SP合作,这种模式司空见惯,然而加载一款具体的产品酸酸乳,似乎之前没有太多的尝试。这三家预料到“超级女声”一定能火,但肯定没有预料到会这么火,它不只是单纯开创了一种足以写进MBA教案的营销模式,更重要的是它的社会意义,它把人民搞得快疯了,境外媒体甚至以“文化小革命”来形容娱乐至死的中国人民。

惟一的疑问就是为什么会选择酸酸乳?直到有一天看到一篇报道,原来这家SP的副总以前曾是蒙牛的市场总监,一切就明朗了。湖南卫视赢得了收视率和广告费,蒙牛赢得了市场占有率和销售额,而那家SP则大赚特赚,光是总决赛一场就获得2000万,而它在纳斯达克的报表又好看了许多,于是股价可以往上走走,还是用美元计算的。

而为这一切买单的,是追求娱乐精神的人民,他们付出的现金并不太多,却换来了这辈子可能都再也体验不到的娱乐高潮。

(猛小蛇精作 版权属于全世界无产阶级)

超级女声的成功,是平民娱乐的成功,是草原奶牛的成功,是湖南卫视的成功,是娱乐媒体的成功,是SP运营商的成功。

我一向对调教女生有特殊的兴趣,把一只只青苹果酿成一杯杯甜美滋润的苹果汁,苹果汁最终被何人享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酿造也就是调教的过程。这个道理就跟做网站一样,我把“十八摸”网站东搞西搞,搞了好多年,它去纳斯达克上市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搞的过程。有一天早上醒来,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个“圈网中国”的网站需要加服务器了,于是打电话给卖服务器的兄弟,被告之服务器涨价了,我把他大骂了一通,同时心底豁然开朗——服务器都涨了,看来WEB2.0的时代真的来了。走,出去找钱去。

于是,笔者天天拎着笔记本show着PPT,出没于北京的东南西北,见着南腔北调的投资人。别说超级女声,连我坚持两年一场不落的F1比赛都没时间看。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对追逐金钱如此着迷,从4月份辞掉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后,我开始接触各路风险投资人,到现在5个月了,虽然钱没有到账,但收获颇多。以前我认为自己只会在女人或者比自己还要傻的人面前吹牛,现在可以随时随地面不改色地吹,吹牛这一课算是补成功了。然而我的合作伙伴更牛,去年刚毕业的一位80后小青年,一位精通网站开发的处男,现在成天和硅谷的一名风险投资人在Skype上用英文进行交流,他吹牛已然国际化,在他写的短短的英文计划书里,我们的“十八摸”已经是中国乃至亚洲最成功的个人门户。

作为一个有半年SP经验的人,我曾经听说过无数SP成功的神话,无论是否烧杀抢掠,总之它们成功了。它们利用了老百姓的愚昧和老实,培养了新一代的新消费习惯,不成功都对不起全人类。

从运作模式来看,前端是湖南卫视、酸酸乳、某SP,一家电视台和一家SP合作,这种模式司空见惯,然而加载一款具体的产品酸酸乳,似乎之前没有太多的尝试。这三家预料到“超级女声”一定能火,但肯定没有预料到会这么火,它不只是单纯开创了一种足以写进MBA教案的营销模式,更重要的是它的社会意义,它把人民搞得快疯了,境外媒体甚至以“文化小革命”来形容娱乐至死的中国人民。

惟一的疑问就是为什么会选择酸酸乳?直到有一天看到一篇报道,原来这家SP的副总以前曾是蒙牛的市场总监,一切就明朗了。湖南卫视赢得了收视率和广告费,蒙牛赢得了市场占有率和销售额,而那家SP则大赚特赚,光是总决赛一场就获得2000万,而它在纳斯达克的报表又好看了许多,于是股价可以往上走走,还是用美元计算的。

而为这一切买单的,是追求娱乐精神的人民,他们付出的现金并不太多,却换来了这辈子可能都再也体验不到的娱乐高潮。

(猛小蛇精作 版权属于全世界无产阶级)

星期三, 09月 28th, 2005 比特记 27条评论

网吧网吧我爱你

十年前我去别的城市瞎晃,如果想省钱又不想住那种十块钱一晚的地下室酒店,通常会找一个24小时营业的洗浴城(巴掌大一块地也敢叫城,其实就是一个带大厅的澡堂子)。先草草洗个澡,然后往大厅里的躺椅上一倒,前面的大电视通常会放一些三级片,那时候血气方刚,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下面的***把那种一次性纸内裤往上顶啊顶,几欲穿裆。有时候身后还会有色情男女滚在一起肉麻,声声入耳,如果洗浴城提供耳机还好一点,没有的话就只能听到血脉贲张走火入魔……不由感慨天涯何处不修行。

前几年拜信息化所赐,网吧像澡堂子一样遍布大江南北,这种情形下我在别的城市混的时候就抛弃了澡堂子,改投网吧。我喜欢网吧,太喜欢网吧了。喜欢那种乌烟瘴气的感觉,喜欢听四处游戏里传来的枪炮声,喜欢看小孩子们的手指头在键盘上翻飞,喜欢看那些恐龙或美眉在摄像头前搔首弄姿,喜欢看那些中年男子在音频聊天室里破口对骂……我在想,这就是传说中的世界大同啊,大家都如此的快活。在这个国家,如此少的投入就能带如此爽的结果,快乐被放大到极限。

网吧之于我这样的世俗之人意味着消费,意味着娱乐,意味着泡妞,但我看到我的大师兄姜奇平在博客中国里高喊“网吧网游救中国”时,我分明看到自己的一口鲜血喷到显示屏上,我忍痛含泪擦掉那片血迹,发现屏幕出现了一片坏点。

我年轻的时候也曾想过忧国忧民,后来发现没人买我帐,于是我觉得网上不错,1998年迷上MUD,第一次发现游戏里居然可能结婚,还在里面爱得死去活来。我记得1999年元旦,我在游戏里的女朋友打电话给我,她是一个重庆妹子,我一高兴就说起了四川话,但对方居然听不太懂,我一下子就明白那肯定是某个女同事。后来我也知道了是谁,但她长得不好看,我就没有再实施反调戏行为。

所以,我对游戏的看法是它能让我开心让我掏钱,这几年流行的MMORPG我就不怎么玩了,但“大菠萝”和《反恐精英》这些游戏都花钱买正版而且不止买一套,它甚至能影响我的内分泌,影响我的脂肪燃烧,但是它无法拯救我。至于要上升到救中国的高度,我觉得姜大师兄真的有点太high了。姜大师兄多少有点“网吧情结”,好几年前我连一台电脑都没有的时候,他已经在家里用七台电脑建了一个局域网,有开黑网吧之嫌,现在应该不止七台吧?如果我有七台电脑,我就每台练一个《毁灭之王》的角色,从野蛮人到刺客都齐了。
(猛小蛇精作,版权属于全世界无产阶级)

十年前我去别的城市瞎晃,如果想省钱又不想住那种十块钱一晚的地下室酒店,通常会找一个24小时营业的洗浴城(巴掌大一块地也敢叫城,其实就是一个带大厅的澡堂子)。先草草洗个澡,然后往大厅里的躺椅上一倒,前面的大电视通常会放一些三级片,那时候血气方刚,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下面的***把那种一次性纸内裤往上顶啊顶,几欲穿裆。有时候身后还会有色情男女滚在一起肉麻,声声入耳,如果洗浴城提供耳机还好一点,没有的话就只能听到血脉贲张走火入魔……不由感慨天涯何处不修行。

前几年拜信息化所赐,网吧像澡堂子一样遍布大江南北,这种情形下我在别的城市混的时候就抛弃了澡堂子,改投网吧。我喜欢网吧,太喜欢网吧了。喜欢那种乌烟瘴气的感觉,喜欢听四处游戏里传来的枪炮声,喜欢看小孩子们的手指头在键盘上翻飞,喜欢看那些恐龙或美眉在摄像头前搔首弄姿,喜欢看那些中年男子在音频聊天室里破口对骂……我在想,这就是传说中的世界大同啊,大家都如此的快活。在这个国家,如此少的投入就能带如此爽的结果,快乐被放大到极限。

网吧之于我这样的世俗之人意味着消费,意味着娱乐,意味着泡妞,但我看到我的大师兄姜奇平在博客中国里高喊“网吧网游救中国”时,我分明看到自己的一口鲜血喷到显示屏上,我忍痛含泪擦掉那片血迹,发现屏幕出现了一片坏点。

我年轻的时候也曾想过忧国忧民,后来发现没人买我帐,于是我觉得网上不错,1998年迷上MUD,第一次发现游戏里居然可能结婚,还在里面爱得死去活来。我记得1999年元旦,我在游戏里的女朋友打电话给我,她是一个重庆妹子,我一高兴就说起了四川话,但对方居然听不太懂,我一下子就明白那肯定是某个女同事。后来我也知道了是谁,但她长得不好看,我就没有再实施反调戏行为。

所以,我对游戏的看法是它能让我开心让我掏钱,这几年流行的MMORPG我就不怎么玩了,但“大菠萝”和《反恐精英》这些游戏都花钱买正版而且不止买一套,它甚至能影响我的内分泌,影响我的脂肪燃烧,但是它无法拯救我。至于要上升到救中国的高度,我觉得姜大师兄真的有点太high了。姜大师兄多少有点“网吧情结”,好几年前我连一台电脑都没有的时候,他已经在家里用七台电脑建了一个局域网,有开黑网吧之嫌,现在应该不止七台吧?如果我有七台电脑,我就每台练一个《毁灭之王》的角色,从野蛮人到刺客都齐了。
(猛小蛇精作,版权属于全世界无产阶级)

星期四, 09月 22nd, 2005 比特记 30条评论

歪脖二世本纪

歪脖(WEB)二世者,歪脖王国之储君也,寰宇皆知之异人,举世公认之奇货。逆溯千年,上国之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领有四海,今世之歪脖王亦领有WEB世界十余载,纵横驰骋于美利坚之纳斯达克(Nasdaq)股市,所向披靡。越十年,今歪脖王雄风不再,VC(风险投资商)挟二世(WEB 2.0)而令诸侯,天下莫不望风而从。前朝旧臣改头换面,皆挂出歪脖二世之旗号,然世无英雄,挂羊头卖狗肉者多矣。
和谐元年八月,值中国互联网英雄大会,歪脖二世登基在望,天下英雄齐聚京城共襄盛事。二世居宫中日久,诸英雄如今得睹龙颜,自是百载难逢。大会开幕钟鼓齐鸣礼乐喧天,风云为之色变,草木火之含羞。俟其登台,诸英雄面面相觑——二世果天纵英才,龙颜恰似一张大花脸!黑不黑,白不白,好比奸雄曹阿瞒!
歪脖二世金口初开,天下皆惊:本王不出宫门久矣,然天下大势“一线牵”,皆因有无敌网通之“爱敌死了”(ADSL),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大阉司马之迁曰:破万卷不如行千里,本王则认为“行千里不如网万里”。何为网?网聚也。天下英才,皆为利来,天下英才,皆为我用。彼美利坚之不老哥(BLOG)太哥(TAG)不可马可(BOOKMARK)死按死(SNS)一众好汉,横行已久,向住上国之风采久矣,尽归附于本于帐下。彼西洋之“四大霸主”雅虎君(YAHOO)、古哥君(GOOGLE)、埋死卑死君(MYSPACE)、卖死恩君(MSN),不世出之豪杰,彼国称之为“美利坚四君子”,皆与本王结为兄弟,日前尚于亿贝(EBAY)团购军火,本王常用E话通待四君,彼等皆叹服于上国美女之妖娆。然则彼四君子明争暗斗,矛盾激化,不日必有一战,本王坐山观虎斗,待其众败俱伤,坐收渔利,一统天下。不知众位英雄有何高见?
二世言毕,众皆默然,彼美利坚乃地球之最强国,始终对上国恩威并施,上国之民怨言暗生。孰料二世算无遗策,运筹键盘之上,决胜千里之外,今世之明君也,诸英雄当即思同轨,言同文,山呼“二世万岁!二世万岁!”二世于座上纵声大笑,数声炮响,上国美女奉美酒佳肴,献劲歌艳舞,君臣同乐,和谐矣!(猛小蛇精作,版权属于全世界无产阶级)

歪脖(WEB)二世者,歪脖王国之储君也,寰宇皆知之异人,举世公认之奇货。逆溯千年,上国之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领有四海,今世之歪脖王亦领有WEB世界十余载,纵横驰骋于美利坚之纳斯达克(Nasdaq)股市,所向披靡。越十年,今歪脖王雄风不再,VC(风险投资商)挟二世(WEB 2.0)而令诸侯,天下莫不望风而从。前朝旧臣改头换面,皆挂出歪脖二世之旗号,然世无英雄,挂羊头卖狗肉者多矣。
和谐元年八月,值中国互联网英雄大会,歪脖二世登基在望,天下英雄齐聚京城共襄盛事。二世居宫中日久,诸英雄如今得睹龙颜,自是百载难逢。大会开幕钟鼓齐鸣礼乐喧天,风云为之色变,草木火之含羞。俟其登台,诸英雄面面相觑——二世果天纵英才,龙颜恰似一张大花脸!黑不黑,白不白,好比奸雄曹阿瞒!
歪脖二世金口初开,天下皆惊:本王不出宫门久矣,然天下大势“一线牵”,皆因有无敌网通之“爱敌死了”(ADSL),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大阉司马之迁曰:破万卷不如行千里,本王则认为“行千里不如网万里”。何为网?网聚也。天下英才,皆为利来,天下英才,皆为我用。彼美利坚之不老哥(BLOG)太哥(TAG)不可马可(BOOKMARK)死按死(SNS)一众好汉,横行已久,向住上国之风采久矣,尽归附于本于帐下。彼西洋之“四大霸主”雅虎君(YAHOO)、古哥君(GOOGLE)、埋死卑死君(MYSPACE)、卖死恩君(MSN),不世出之豪杰,彼国称之为“美利坚四君子”,皆与本王结为兄弟,日前尚于亿贝(EBAY)团购军火,本王常用E话通待四君,彼等皆叹服于上国美女之妖娆。然则彼四君子明争暗斗,矛盾激化,不日必有一战,本王坐山观虎斗,待其众败俱伤,坐收渔利,一统天下。不知众位英雄有何高见?
二世言毕,众皆默然,彼美利坚乃地球之最强国,始终对上国恩威并施,上国之民怨言暗生。孰料二世算无遗策,运筹键盘之上,决胜千里之外,今世之明君也,诸英雄当即思同轨,言同文,山呼“二世万岁!二世万岁!”二世于座上纵声大笑,数声炮响,上国美女奉美酒佳肴,献劲歌艳舞,君臣同乐,和谐矣!(猛小蛇精作,版权属于全世界无产阶级)

星期四, 09月 22nd, 2005 比特记 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