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山寨船长猛小蛇

W~W~~W~~~

归档 - 11月, 2005

所有参与评论的亲人们啊,你们好吗

所有参与评论猛小蛇新浪博客的国内亲人们、国际友人们、液精人们、外星人们,大家好:
今天我终于有空了,想起在新浪还有一个博客,无论大家对新浪的博客服务评价如何,我个人认为还不错,四平八稳,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也确实看不到。有一件事我不愿意告诉大家,但我还是决定告诉大家,为什么呢?因为我实在太无聊了。
我曾经是伟大同时又很腐朽的博客网的产品设计兼产品运营总监,在博客用户体验、模板优化甚至盈利模式方面作过不少的工作,所以我想我的意见虽然不是专家型意见,至少也是一线BSP工作人员的意见。至于什么是BSP,请拔通新浪客服电话。我在这里就不多讲了。
夸我的,我都接受了,谢谢。不喜欢的,我也接受了。但是我要提醒的是,最好不要骂人,因为那是无用功,我年龄大了,不会花时间来应付这些。
比较让我为难的是交换链接的亲人们,我不是三表哥,把自己的博客首页搞成了大中华区流氓博客大网页,搞不好被google当成恶意SEO,封了按摩乳,憋死三表哥。所以我在这里交待一下交换链接的原则:
一、美女优先。这个美女不是你自称或者他人追着称美女就算数,必须以照片作证。电子照片必须是没有PS过的。
二、养狗人士优先。
三、无聊人士优先。
我看了一下各位留言的亲人们,没有发现符合三原则的。所以抱歉,一个也不加。
还有一个留言卖车载GPS的同志,5年前我没有车,却天天玩GPS,因为我打工的软件公司是专门开发电子地图的。现在我每天步行,GPS真是用不着了。谢谢。

所有参与评论猛小蛇新浪博客的国内亲人们、国际友人们、液精人们、外星人们,大家好:
今天我终于有空了,想起在新浪还有一个博客,无论大家对新浪的博客服务评价如何,我个人认为还不错,四平八稳,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也确实看不到。有一件事我不愿意告诉大家,但我还是决定告诉大家,为什么呢?因为我实在太无聊了。
我曾经是伟大同时又很腐朽的博客网的产品设计兼产品运营总监,在博客用户体验、模板优化甚至盈利模式方面作过不少的工作,所以我想我的意见虽然不是专家型意见,至少也是一线BSP工作人员的意见。至于什么是BSP,请拔通新浪客服电话。我在这里就不多讲了。
夸我的,我都接受了,谢谢。不喜欢的,我也接受了。但是我要提醒的是,最好不要骂人,因为那是无用功,我年龄大了,不会花时间来应付这些。
比较让我为难的是交换链接的亲人们,我不是三表哥,把自己的博客首页搞成了大中华区流氓博客大网页,搞不好被google当成恶意SEO,封了按摩乳,憋死三表哥。所以我在这里交待一下交换链接的原则:
一、美女优先。这个美女不是你自称或者他人追着称美女就算数,必须以照片作证。电子照片必须是没有PS过的。
二、养狗人士优先。
三、无聊人士优先。
我看了一下各位留言的亲人们,没有发现符合三原则的。所以抱歉,一个也不加。
还有一个留言卖车载GPS的同志,5年前我没有车,却天天玩GPS,因为我打工的软件公司是专门开发电子地图的。现在我每天步行,GPS真是用不着了。谢谢。

星期二, 11月 1st, 2005 浮生记 28条评论

生时重于泰山 死了轻于鸡毛

作为人的一辈子,生和死和两件大事。新生人完全是其父母一场性交活动的产品,说好听点就是“爱的结晶”,不好听就是一个“人肉类产品”,在超市里都不知道分到哪类柜台。

人的生顺应天命,死呢?无疾善终是小概率事件,有的人更愿意自杀,甚至认为自杀是一种牛逼的表现。生时重于泰山,死了轻于鸡毛。死了就无法为害人间,这是一件很不划算的事情。

乔大磨吸大舵讲生老病死都是苦的,讲苦集灭道,老蛇早年在江湖论剑里注册了一个ID:“道”,所谓意志苦修以证大道,再过两年,不复彼时心情,万念俱灰,于是又注一个“灭”。至于“苦”,虽不愿面对,然则无法回避,只好忍了,不说,打掉牙自个和血吞了。“集”,集这件事比较好玩,当年日本人有“千人斩”,一帮日本二战老兵组成买春团环游全球,他们集的是阴毛,每嫖一个姐妹,就拔一根阴毛贴在一个像册里,写上毛毛主人的三围等数据。要是碰上一个白虎妹妹怎么办?是不是要拔别处的毛替代?“千人斩”这件事在台湾人黄春明的小说里有写到,似乎叫《撒哟拉拉》,有兴趣的可以去搜一下,20年前我就是在那篇小说里知道了“印度神油”。还有的人集zippo,比如张角,有人集俄罗斯邮票,还是张角;有人集亦舒全集,就是毛姐,一个人化身万千单挑天涯CY八分斋的亲爱的人类之花毛姐,她是抗日最彻底的,一毛也不愿意拔。反观自己,似乎没有集什么的习惯,人骨拼图?交通罚单?狗毛?手机充电器?没有。我喜欢的是“灭”,时刻内心都有毁灭一切的冲动。我那天喝棒子粥的时候,看见西门亮啃鲍鱼如同小白啃棒骨,我就怒从心头起,恨不得提刀上前阉了那个王八蛋。

其实我要讲的是,人生有四件大事:生、死、吃、操,后两件就是野杂种孔老二讲的“食色”。“操”说好听点叫做爱,天津话叫“办大活”,可见的确是一件大事。又讲饱暖思淫欲,吃不饱不要操,所以三年自然灾害中国的人口出生率极低,有多低我也不清楚,去问李金华那条看门狗好了。不吃不操,不操不生,不生不死,不死不吃,不对,不死不吃有逻辑问题。这不是法庭辩论或政府工作报告,不讲逻辑。

看懂了没?其实我知道大家看得蛮辛苦,好久不写,手有点生,还在找感觉。有问题尽管提,但是不要跟我讲逻辑。

文章引用自:http://www.18mo.com/showlog.asp?cat_id=63&log_id=2039

作为人的一辈子,生和死和两件大事。新生人完全是其父母一场性交活动的产品,说好听点就是“爱的结晶”,不好听就是一个“人肉类产品”,在超市里都不知道分到哪类柜台。

人的生顺应天命,死呢?无疾善终是小概率事件,有的人更愿意自杀,甚至认为自杀是一种牛逼的表现。生时重于泰山,死了轻于鸡毛。死了就无法为害人间,这是一件很不划算的事情。

乔大磨吸大舵讲生老病死都是苦的,讲苦集灭道,老蛇早年在江湖论剑里注册了一个ID:“道”,所谓意志苦修以证大道,再过两年,不复彼时心情,万念俱灰,于是又注一个“灭”。至于“苦”,虽不愿面对,然则无法回避,只好忍了,不说,打掉牙自个和血吞了。“集”,集这件事比较好玩,当年日本人有“千人斩”,一帮日本二战老兵组成买春团环游全球,他们集的是阴毛,每嫖一个姐妹,就拔一根阴毛贴在一个像册里,写上毛毛主人的三围等数据。要是碰上一个白虎妹妹怎么办?是不是要拔别处的毛替代?“千人斩”这件事在台湾人黄春明的小说里有写到,似乎叫《撒哟拉拉》,有兴趣的可以去搜一下,20年前我就是在那篇小说里知道了“印度神油”。还有的人集zippo,比如张角,有人集俄罗斯邮票,还是张角;有人集亦舒全集,就是毛姐,一个人化身万千单挑天涯CY八分斋的亲爱的人类之花毛姐,她是抗日最彻底的,一毛也不愿意拔。反观自己,似乎没有集什么的习惯,人骨拼图?交通罚单?狗毛?手机充电器?没有。我喜欢的是“灭”,时刻内心都有毁灭一切的冲动。我那天喝棒子粥的时候,看见西门亮啃鲍鱼如同小白啃棒骨,我就怒从心头起,恨不得提刀上前阉了那个王八蛋。

其实我要讲的是,人生有四件大事:生、死、吃、操,后两件就是野杂种孔老二讲的“食色”。“操”说好听点叫做爱,天津话叫“办大活”,可见的确是一件大事。又讲饱暖思淫欲,吃不饱不要操,所以三年自然灾害中国的人口出生率极低,有多低我也不清楚,去问李金华那条看门狗好了。不吃不操,不操不生,不生不死,不死不吃,不对,不死不吃有逻辑问题。这不是法庭辩论或政府工作报告,不讲逻辑。

看懂了没?其实我知道大家看得蛮辛苦,好久不写,手有点生,还在找感觉。有问题尽管提,但是不要跟我讲逻辑。
星期二, 11月 1st, 2005 浮生记 11条评论

天若有鸡天亦老 人间****俱沧桑

所谓博客,大家最了解的就是那种日里夜里不博不休的超级写手们,如KESO、王晓峰……如果要让我和他们相比,我肯定不是一个博客,至少不是一个勤劳的博客。

今天来了一位央视的朋友,说明年是狗年,要搞一台狗日的春节特别节目,想到我这个玩狗的。我告诉这位朋友,我不是玩狗的,那狗都是我亲儿子。正好电视里在放一个老片,一个疑似少数民族妹妹在把玩一把匕首,那位朋友告诉我那是《青春祭》,一个女导演拍的,似乎导完这个片子就挂了,原来这位朋友是广院研究生出身。一会我就转了个台,在放《垂直极限》,就是那个穿帮镜头无数爬K2的大烂片,于是我向这位朋友介绍悠晴写的《珠峰流浪狗》。我非常喜欢这篇文章,悠晴妹妹在我心中的姿色一下就提高了两个百分点。悠晴妹妹,你好吗?你在青岛能吃饱吗?

然后扯到为什么我不写博客了?我想了一下,是啊,如果博客早火两年,我应该可以成为一个相当不错的原创型博客。我都记不清自己从前写过多少专栏,似乎专栏扎堆的地方我都转过一圈,最长的是给《南方都市报》写过八个月,每周五篇,给南都的专栏悠晴坚持了两年,和菜头坚持了3个月;最短的专栏我只写过一篇。题材从养狗到理财,从美食到汽车,从两性到游戏……除了没写过情书和政府工作报告,啥都敢写。

那么我现在为什么不博了呢?哪位大师说过***决定脑袋?***一端正,思想就端正了。我低下头,羞涩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这两年辛苦他了,分泌过度,日益艰辛,很难像年轻时那样喷得如花似玉行云流水。正是:天若有鸡天亦老,人间****俱沧桑。

文章引用自:http://www.18mo.com/showlog.asp?cat_id=63&log_id=2033

所谓博客,大家最了解的就是那种日里夜里不博不休的超级写手们,如KESO、王晓峰……如果要让我和他们相比,我肯定不是一个博客,至少不是一个勤劳的博客。

今天来了一位央视的朋友,说明年是狗年,要搞一台狗日的春节特别节目,想到我这个玩狗的。我告诉这位朋友,我不是玩狗的,那狗都是我亲儿子。正好电视里在放一个老片,一个疑似少数民族妹妹在把玩一把匕首,那位朋友告诉我那是《青春祭》,一个女导演拍的,似乎导完这个片子就挂了,原来这位朋友是广院研究生出身。一会我就转了个台,在放《垂直极限》,就是那个穿帮镜头无数爬K2的大烂片,于是我向这位朋友介绍悠晴写的《珠峰流浪狗》。我非常喜欢这篇文章,悠晴妹妹在我心中的姿色一下就提高了两个百分点。悠晴妹妹,你好吗?你在青岛能吃饱吗?

然后扯到为什么我不写博客了?我想了一下,是啊,如果博客早火两年,我应该可以成为一个相当不错的原创型博客。我都记不清自己从前写过多少专栏,似乎专栏扎堆的地方我都转过一圈,最长的是给《南方都市报》写过八个月,每周五篇,给南都的专栏悠晴坚持了两年,和菜头坚持了3个月;最短的专栏我只写过一篇。题材从养狗到理财,从美食到汽车,从两性到游戏……除了没写过情书和政府工作报告,啥都敢写。

那么我现在为什么不博了呢?哪位大师说过***决定脑袋?***一端正,思想就端正了。我低下头,羞涩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这两年辛苦他了,分泌过度,日益艰辛,很难像年轻时那样喷得如花似玉行云流水。正是:天若有鸡天亦老,人间****俱沧桑。
星期二, 11月 1st, 2005 浮生记 8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