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山寨船长猛小蛇

W~W~~W~~~

归档 - 05月, 2006

请大家为她投一票

柳叶刀mm的BLOG进入该博客投我一票

我是一名女医生,在我的BLOG里,记载着从医学伦理人文视角关照有关生命、死亡、疾患以及人的尊严与归宿等众多话题的手记、随笔。
作为医生,看病是我的义务,但看病态的人生,更是我的责任。医者,天下心。正如一位医学大师所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疾病,是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们必须学会与它相处,怀着一颗平静柔软的心面对。
我希望通过我的BLOG,能给那些在孤独绝望中努力前行的患者以安慰,给众多生活在平安幸福之中的健康人以警示。

柳叶刀mm的BLOG进入该博客投我一票

我是一名女医生,在我的BLOG里,记载着从医学伦理人文视角关照有关生命、死亡、疾患以及人的尊严与归宿等众多话题的手记、随笔。
作为医生,看病是我的义务,但看病态的人生,更是我的责任。医者,天下心。正如一位医学大师所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疾病,是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们必须学会与它相处,怀着一颗平静柔软的心面对。
我希望通过我的BLOG,能给那些在孤独绝望中努力前行的患者以安慰,给众多生活在平安幸福之中的健康人以警示。

星期日, 05月 28th, 2006 比特记 17条评论

博客独立不彻底运动的三个代表:罗永浩、王小峰、和菜头

#isubb#一夜之间,突然发现我喜欢的几个博客全部独立了。主要有三个代表:罗永浩、王小峰、和菜头,他们在思想上一向是直立行走,这回他们终于在博客上也学会了直立行走,恭喜。

  和菜头的槽边网事《比特海日志》:http://www.hecaitou.net
  王小峰的不许联想(珍惜生命远离博客):http://www.wangxiaofeng.net
  傻*老愤青罗永浩的BLOG:http://www.luoyonghao.net

  从取名字就可以看出,最没学历的罗永浩作为一个语言工作者,他的标题十分剽悍,剽悍的标题不需要解释,直指人心;北师大毕业的文字工作者王小峰的标题从“按摩乳”进化到不许联想,以前是乳母,现在似乎成了联想的养父;南京大学毕业的航空工作者和菜头的博客依然兽性十足,但加了一个稍有诗意的附标题“比特海日志”。

  对BLOG这个定义,罗胖子直接用英文,王小峰用博客,和菜头用日志,各执一端。

  域名,这三个人都以.net结尾,我查了一下同名的.com域名,luoyonghao.com被一个辽宁人抢注了,等待他去认领,按照规矩,既然是认领,通常是不会要罗胖子什么钱,罗胖子有兴趣的话可以去要回来;hecaitou.com也被人抢注了,泊放在国外赚取一定的广告费用;wnagxiaofeng.com是广州一个美术工作者王小锋的博客站点。

  在这三个家伙的博客站点上,和菜头在旗帜宣明地称要“赚钱买空间”,这样就避免了徐静蕾似的麻烦,徐静蕾的博客上虽然没有放新浪的广告,但它的巨大流量和影响力无形中成了新浪博客产品的一个巨大的托儿。前两天江湖有一种传言,说徐静蕾和博客网联系过,似乎有将她的博客搬到博客网之意,不清楚这后边是否存在什么利益交易,但如果老徐的博客真搬走了,那就太亏了。在国家歌剧院演一台话剧是什么感觉?一下子就跳到北兵马司的小剧场,无论是硬件环境还是人流量,那都是没法比的。离开了新浪这个大八卦平台,哪里去找那么多的看客,去博客网还不是去天涯,那里家庭妇女多。

  不过我不清楚和菜头是不是中了我的毒,我前段时间到处得意洋洋地给人讲我的博客一天就两三千人看,一年下来也就一百万点击率,但是却从Google挣到了一百五十块,还是美金呢。我看到和菜头的博客里也放上了Google广告链接,希望他能快挣,但是要控制一下粉丝们的点击率,以免被Google认定为作弊而被“杀档”(删除帐号)。不知道菜头是不是经常跟我一样,看着帐户里的钱每增加一块,都恨不得杀头驴请全村人喝酒吃肉。

  另外两个,罗胖子和王瘦子,我希望他们也加入为Google广告打工的人群中来,一起来帮Google赚大钱,自己赚点小工分,人生就是这样的无聊。像王小峰这样天天在为人民服务的媒体上编瞎话,也不知道脸红。还是博客好,写瞎话都能挣到钱,不用脸红就搞好了共产主义。

  博客是一个相对自恋的工种,所以这两个胖子和一个瘦子都用了自己的名字来做域名,一个是网名,一个是本名,一个是笔名,各有千秋。如果不想商业化,不如注册一个同名的.org域名,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干脆收购或者抢劫同名的.com域名,不要用.net这种夹在中间的域名,所以他们的独立革命都不够彻底,还带着一缕小资产阶级情结的小尾巴。

  一夜之间,突然发现我喜欢的几个博客全部独立了。主要有三个代表:罗永浩、王小峰、和菜头,他们在思想上一向是直立行走,这回他们终于在博客上也学会了直立行走,恭喜。

  和菜头的槽边网事《比特海日志》:http://www.hecaitou.net
  王小峰的不许联想(珍惜生命远离博客):http://www.wangxiaofeng.net
  傻*老愤青罗永浩的BLOG:http://www.luoyonghao.net

  从取名字就可以看出,最没学历的罗永浩作为一个语言工作者,他的标题十分剽悍,剽悍的标题不需要解释,直指人心;北师大毕业的文字工作者王小峰的标题从“按摩乳”进化到不许联想,以前是乳母,现在似乎成了联想的养父;南京大学毕业的航空工作者和菜头的博客依然兽性十足,但加了一个稍有诗意的附标题“比特海日志”。

  对BLOG这个定义,罗胖子直接用英文,王小峰用博客,和菜头用日志,各执一端。

  域名,这三个人都以.net结尾,我查了一下同名的.com域名,luoyonghao.com被一个辽宁人抢注了,等待他去认领,按照规矩,既然是认领,通常是不会要罗胖子什么钱,罗胖子有兴趣的话可以去要回来;hecaitou.com也被人抢注了,泊放在国外赚取一定的广告费用;wnagxiaofeng.com是广州一个美术工作者王小锋的博客站点。

  在这三个家伙的博客站点上,和菜头在旗帜宣明地称要“赚钱买空间”,这样就避免了徐静蕾似的麻烦,徐静蕾的博客上虽然没有放新浪的广告,但它的巨大流量和影响力无形中成了新浪博客产品的一个巨大的托儿。前两天江湖有一种传言,说徐静蕾和博客网联系过,似乎有将她的博客搬到博客网之意,不清楚这后边是否存在什么利益交易,但如果老徐的博客真搬走了,那就太亏了。在国家歌剧院演一台话剧是什么感觉?一下子就跳到北兵马司的小剧场,无论是硬件环境还是人流量,那都是没法比的。离开了新浪这个大八卦平台,哪里去找那么多的看客,去博客网还不是去天涯,那里家庭妇女多。

  不过我不清楚和菜头是不是中了我的毒,我前段时间到处得意洋洋地给人讲我的博客一天就两三千人看,一年下来也就一百万点击率,但是却从Google挣到了一百五十块,还是美金呢。我看到和菜头的博客里也放上了Google广告链接,希望他能快挣,但是要控制一下粉丝们的点击率,以免被Google认定为作弊而被“杀档”(删除帐号)。不知道菜头是不是经常跟我一样,看着帐户里的钱每增加一块,都恨不得杀头驴请全村人喝酒吃肉。

  另外两个,罗胖子和王瘦子,我希望他们也加入为Google广告打工的人群中来,一起来帮Google赚大钱,自己赚点小工分,人生就是这样的无聊。像王小峰这样天天在为人民服务的媒体上编瞎话,也不知道脸红。还是博客好,写瞎话都能挣到钱,不用脸红就搞好了共产主义。

  博客是一个相对自恋的工种,所以这两个胖子和一个瘦子都用了自己的名字来做域名,一个是网名,一个是本名,一个是笔名,各有千秋。如果不想商业化,不如注册一个同名的.org域名,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干脆收购或者抢劫同名的.com域名,不要用.net这种夹在中间的域名,所以他们的独立革命都不够彻底,还带着一缕小资产阶级情结的小尾巴。

星期二, 05月 23rd, 2006 比特记 11条评论

一只发黄的草鞋——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的博客先行者Macboat

#isubb#又是夕阳西下,微风拂面,我牵着ED和SAM在河里抓鱼,对面的Hook在那里已经等了一会,看见我们就高兴地挥手。

  ED是我的小儿子,是一只黑色的喜欢逮鱼的拉布拉多犬,SAM是我的大儿子,是一只喜欢吃鱼的迷你雪纳瑞,而Hook是一只苏丹大黑熊,是ED的好兄弟,一起咬过鸡头喝过黄酒的那种换帖兄弟。Hook的主人是一个伟大的船长,他曾经想把一头杀人鲸走私到我们村的这条小河,但那头杀人鲸不仅吃光了捕鲸船上所有的水手,还想吃掉船长。这个时候HooK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只用了两分钟就拍死了杀人鲸。

  我们在河里逮着鱼,岸边突然人群汹涌,一群人拿着刀叉从远处冲了过来,表情激愤动作生猛。扬起的尘土甚至污染了小河,还吓跑了河里的鱼群。

  我问其中一个人,他是邻村的一个光头铁匠:兄台,何事如此激动?光头铁匠兴奋地说:好久没吃过鲜肉了!今天那边有人请客吃烤肉,你也快去吧。

  我摇了摇头,继续和孩子们一起抓鱼。烤鱼比烤肉好吃多了,我认为。

  ED今天表现不错,抓了一只大**,亲爱的大眼贼哥哥Macboat最喜欢这玩意,一会就给他送过去补补,在放荡的生活里Maboat的腰子正在日渐枯萎。

  我带着ED和SAM朝Macboat家的大别墅走过去,感觉前边人声鼎沸,我清楚听到Macboat在唱戏,唱的是《火云洞》那一出。

  我暗叫不好,丫没事唱什么戏,八成出什么大问题了。

  Macboat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下面的炭火已经烧了一会,Macboat身上的毛毛基本已经烧掉了。他的肚皮上吱吱冒着白花花的油,我走过去问他怎么回事。Macboat用无辜而又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我说:

  ”其实我只是想学人装一把逼……没想到他们还是把我烤了……说我没有给论坛带来足够多的流量………”

  Macboat话还没说完,铁匠走了过来,对我说:对不起,这半拉熟了,我得转一下烤那半拉。

  Macboat被转了过去,我听见他悲愤地说:

  “铁匠。。。我只不过删了你两千零八个跟帖。。。至于嘛。。。再往上一点。。。大约15度角。。。那一块还没有熟透。。。谢谢。。。”

  我含泪离去,这就是在十八摸集体博客里争取民主的代价,遥想当年的耶稣,当年的斯巴达克斯,当年的贞德,都这样死在十字架上。

  多年以后,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我,他们让我发表获奖感言,我就讲了这个故事。我从怀里掏出一只发黄的破草鞋,虔诚地放在讲演台上,我告诉下面那些人们,我最敬爱的朋友,伟大的博客斗士Macboat,他的脂肪染黄了这只草鞋。三十年了,同志们,这只草鞋一直在我的书房里陪着我。每当我敲键盘累了的时候,我就拿着这只破草鞋闻一闻,激发我无穷的斗志,Macboat的脂肪一直在激励我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奋勇前进。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脱下自己的一只草鞋,轻轻地抹着Macboat肚皮上被炭火灸烤溢出来的脂肪,我小心翼翼地让鞋底那“LV”两个字母避开脂肪,同时我听到他微弱的声音在说:

  谢谢你,我一定会在你的草鞋里得到永生。你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一定要带着这只草鞋……去斯……德哥尔……摩,答应我……好吗?

  又是夕阳西下,微风拂面,我牵着ED和SAM在河里抓鱼,对面的Hook在那里已经等了一会,看见我们就高兴地挥手。

  ED是我的小儿子,是一只黑色的喜欢逮鱼的拉布拉多犬,SAM是我的大儿子,是一只喜欢吃鱼的迷你雪纳瑞,而Hook是一只苏丹大黑熊,是ED的好兄弟,一起咬过鸡头喝过黄酒的那种换帖兄弟。Hook的主人是一个伟大的船长,他曾经想把一头杀人鲸走私到我们村的这条小河,但那头杀人鲸不仅吃光了捕鲸船上所有的水手,还想吃掉船长。这个时候HooK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只用了两分钟就拍死了杀人鲸。

  我们在河里逮着鱼,岸边突然人群汹涌,一群人拿着刀叉从远处冲了过来,表情激愤动作生猛。扬起的尘土甚至污染了小河,还吓跑了河里的鱼群。

  我问其中一个人,他是邻村的一个光头铁匠:兄台,何事如此激动?光头铁匠兴奋地说:好久没吃过鲜肉了!今天那边有人请客吃烤肉,你也快去吧。

  我摇了摇头,继续和孩子们一起抓鱼。烤鱼比烤肉好吃多了,我认为。

  ED今天表现不错,抓了一只大**,亲爱的大眼贼哥哥Macboat最喜欢这玩意,一会就给他送过去补补,在放荡的生活里Maboat的腰子正在日渐枯萎。

  我带着ED和SAM朝Macboat家的大别墅走过去,感觉前边人声鼎沸,我清楚听到Macboat在唱戏,唱的是《火云洞》那一出。

  我暗叫不好,丫没事唱什么戏,八成出什么大问题了。

  Macboat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下面的炭火已经烧了一会,Macboat身上的毛毛基本已经烧掉了。他的肚皮上吱吱冒着白花花的油,我走过去问他怎么回事。Macboat用无辜而又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我说:

  ”其实我只是想学人装一把逼……没想到他们还是把我烤了……说我没有给论坛带来足够多的流量………”

  Macboat话还没说完,铁匠走了过来,对我说:对不起,这半拉熟了,我得转一下烤那半拉。

  Macboat被转了过去,我听见他悲愤地说:

  “铁匠。。。我只不过删了你两千零八个跟帖。。。至于嘛。。。再往上一点。。。大约15度角。。。那一块还没有熟透。。。谢谢。。。”

  我含泪离去,这就是在十八摸集体博客里争取民主的代价,遥想当年的耶稣,当年的斯巴达克斯,当年的贞德,都这样死在十字架上。

  多年以后,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我,他们让我发表获奖感言,我就讲了这个故事。我从怀里掏出一只发黄的破草鞋,虔诚地放在讲演台上,我告诉下面那些人们,我最敬爱的朋友,伟大的博客斗士Macboat,他的脂肪染黄了这只草鞋。三十年了,同志们,这只草鞋一直在我的书房里陪着我。每当我敲键盘累了的时候,我就拿着这只破草鞋闻一闻,激发我无穷的斗志,Macboat的脂肪一直在激励我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奋勇前进。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脱下自己的一只草鞋,轻轻地抹着Macboat肚皮上被炭火灸烤溢出来的脂肪,我小心翼翼地让鞋底那“LV”两个字母避开脂肪,同时我听到他微弱的声音在说:

  谢谢你,我一定会在你的草鞋里得到永生。你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一定要带着这只草鞋……去斯……德哥尔……摩,答应我……好吗?

星期二, 05月 23rd, 2006 比特记 10条评论

大哥,VC还是断背?

#isubb#春天来了,一年一度的斗牛士大会又轰轰烈烈地开锣,不过这一次的大会主角不再是斗牛士,而是中国网络BT之精神家园猫扑。网络业的创业者们在这个春天里都异常兴奋,连斗牛士都找到了买主,真是一个大利好。斗牛士这个当年的IT媒体小圈子也俨然成了大气候,成为一个成功的样板。

  六年前的春夏之交,斗牛士的首届大会只有18个人,作会议纪录的秘书长正是当时的无业游民猛小蛇。多年来我一直有些后悔,我应该坚持当时到后海租一条大游船进行会议的意见,这样之后故事讲起来将会更加圆满。

  我和两个同事到达会场之后,发现自己没有合适的地方可以插脚,我被斗牛士列为了“老牛友”,基本跟“老同志”一个意思,既不用做义工,也不用如坐针毡听老大们讲话。先利用“老牛”的身份把我的同事们送进去,接下来我的任务就是在这个春日的下午,在门口一边抽烟一边看风景:

  开复来了,带着中国Google模棱两可的风采,他的崇拜者们一拥而上,周润发来了场面也不过如此;鸿祎来了,一年不见,他会不会带来新故事?他那个著名的VC厕所段子的确十分精彩,可是人们听过好多次了;静君来了,这个163.net的缔造者至今还战斗在网络业的一线;峻涛来了,新网民似乎都不清楚他的来历,老网民知道他是中国电子商务的爹地,打造了8848这个既响且臭的品牌;雷军来了,自从求伯君上武当山拜某道长为师苦练太极拳以来,他就成为金山的世俗领袖,只见他长发飘飘,恰似网游里的骑士,又像摇滚新青年;吴征也来了,保镖跟在身边,有点相声搭档的意思……

  全是教父,Google中国籍教父、3721教父、163教母、8848教父、金山教父、阳光教父……还有很多,六年网络人脉的沉淀,一场上千人的大聚会。网络公司代表、媒体代表、无业游民代表,空前盛况似乎表明这是斗牛士的顶峰,也是网络热潮第二波的真实写照——越来越多的人为圆网络成功梦正前赴后继。

  小山也来了,他把《新京报》搞到“不负责报道一切”之后,走投无路只得到了一家门户网站落了草,他真是交游广泛,连这家酒店年轻漂亮的大堂经理都很熟。我拉他认识了N年不见的VV姐,当年第一个专栏就是她在《证券时报》给我开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讲,从猛小蛇的专栏数量可以看出中国网络业的兴衰,中途两年网络业不举,猛小蛇只好改行养狗以贴补家用。如今机会来了!某家亦成为网络创业者也!好戏果然登场,我和小山以保镖身份陪VV姐见了3721的教父,3教父果然又讲起著名的VC厕所段子:传说中有一间神奇的厕所,某位大佬进去撒尿,结识了一个旁边的同撒者,当他们撒完出来的时候,同撒者已经决定投资那位大佬。3教父气愤地讲,那间厕所在哪里?他要出钱把它买下来。买下来做什么?

  我在想,如果我的网站上市了,成功了,有钱了,我就抢先买下那间厕所,并在门口刷上VC两个字,然后门口站一排帅哥,一见客户就齐声唤:大哥,VC还是断背?

星期二, 05月 23rd, 2006 比特记 1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