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山寨船长猛小蛇

W~W~~W~~~

归档 - 03月, 2007

昨晚看了一个相当反动的片

#isubb#
半夜遛完狗,还不想睡觉,于是打开电视,看中央六的《绝杀》。

1993年的老片子,演杀手的是陈宝国,看他的模样比现在还要老很多啊。故事是讲淞沪战争时期民族资本家雇人暗杀日本政要人士,刚开始不久,杀手干掉了两个坏坏的日本奸商,一个叫小林多喜,一个叫片山园。

稍微了解国际共运史的人都知道日本有两个最有名的GCD员:一个叫小林多喜二,一个叫片山潜,其中小林多喜二知道的人可能更多一些,因为当年鲁迅写文章纪念过他。

《绝杀》的编剧们端的牛B,信手掂来两个名字:小林多喜和片山园,罩在两个日本奸商的头上,一上来就被钢钢地干死了。

星期五, 03月 23rd, 2007 浮生记 4条评论

和菜头中箭了中弹了中镖了

#isubb#
上周五临近下班的时候,和菜头打来电话,他在彼端未语先泣,我觉得地上的移动基站和天上的通信卫星都在轻轻地震动,为他唱着委屈的和声。我的心底“咔嚓”一声,像折断了三叉戟的一根尾巴——这孩子终于出事了,像林彪的那架三叉戟,折了戟,沉了沙。

和菜头是个好孩子,我们看着他在互联网里一年年进化起来,从一颗被腌渍成半成品的菜头进化成一位腿毛飘飘的彪形大汉。看着他的手机尾号由737一直升到了777,和菜头用这种数字化的情怀来表达对本职工作的热爱,无论是在塔台打扫卫生,还是在候机大厅帮异乡人推行李车,和菜头都是那样的认真。我常常设想这样一个场景:哪一天和菜头才会有勇气像Terminal里的印度老汉一样,拿着拖把冲向停机坪上的飞机,然后放声大吼:我要去北京!我要搞web2.0!

和菜头喜欢吃狗肉,[url=http://www.hecaitou.com/?p=1545]还带着雅利安人一块吃[/url],我送给他的《狗日报》,在他眼里就是一本食谱。我送过他《狗日报》吗?没有,正如他没有送过我书一样。在我眼里,他的《我打不赢爱情》基本是一本黄色书刊,不如改个名字叫《我打不赢床垫》。

和菜头扛着显示器,那是他的甲胄;和菜头握着键盘,那是他的斧头。

和菜头没有主机,和菜头的主机遗忘在某个地球姑娘或非姑娘的床头。

和菜头在云贵高原上默默行走,在和菜头有限的世界观里,如果有天堂,那一定是在地球的另一端;如果有天使,那一定是google的员工。

和菜头可能忘了,有些天使是带着凶器的,经常会盲目地放放冷箭导弹飞镖什么的,和菜头中箭了中弹了中镖了。

和菜头的google adsense帐号被封杀了,和菜头的网络发财计划破产了,和菜头挣美刀买空间的梦醒了。

申诉?谁没有申诉过?我申诉过,和菜头也申诉过。有人说至少google还允许申诉,还可以交流,可是人的精力人的时间人的热情是有限的,我们不能把有限的精力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热情都送给google。

于是,我们看到某一天,白发苍苍的和老汉,腿毛飘飘的和老汉,沐浴着新时代的和谐阳光,[url=http://www.hecaitou.com/?p=1542]抱着N年前Google寄给他的信封[/url],靠着一架巨大的飞机,默默地仰望着地球的彼端——那是他心中的天堂,那里有他心中的天使。

星期一, 03月 12th, 2007 比特记 4条评论

和菜头:我不愿意像个贼一样活在GOOGLE的世界里

#isubb#
和菜头:我不愿意像个贼一样活在GOOGLE的世界里

今天, Google AdSense小组来信,宣布封杀我的帐号,理由是它那套“包括但不仅限于”。我写了申诉信,但是我的BLOG整个二月份的LOG文件达到了158M,这还是纯TXT文本压缩的结果。在这里,每天有2,000-3,000个独立IP的访问。在这些数据里,我实在是没能力筛选出哪些是可疑IP。也就是说,我没有办法抓住一只羔羊给Google AdSense,用它的血证明我的清白。

记得我当初收到Google AdSense的来信时,是何等高兴。好像是见了“活”的GOOGLE一样,它不再是个网上的概念,漂亮的、带着GOOGLE LOGO的信封从大洋彼岸寄来。于是,GOOGLE变得具体而微,从网上而网下,存在于我身处的世界之中。

现在,一切都已经终结了。我作为独立BLOG,写了十二个月,用了十二个月的Google AdSense。除了第一个月,我点击广告以做测试,自始至终我没有点过自己的广告。但是,我现在被当成一个贼一样对待。似乎我在试图诈骗GOOGLE,想从它那里骗更多一点美金。

曾经觉得那种国内广告联盟的弹出式广告惹人心烦,觉得那种除了大腿和乳房以外没有任何内容的广告格调不高,曾经以为GOOGLE广告是独立BLOG 为数不多的选择。但是我错了。不遵守任何规则的人赢走一切,而遵守一切规则的人只是为难了自己。只要任何人愿意,他可以一天之内点我的广告一千次,然后我就立即被Google AdSense封杀。有人说,当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立即给Google AdSense去信,解释清楚,那么就能获得“谅解”。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为别人的行为去做自辩?我作为GOOGLE的合作方为什么要取得它的谅解?这本来是我与GOOLE的合作项目,但是所有的责任和风险都是我来承担。GOOGLE承担了什么?我甚至要为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疯子的行为去负责,要为了他而去GOOGLE面前证明我的清白,我凭什么这么做?而有那么一个疯子存在,就把我所有广告收入一笔勾销,那么GOOGLE又有什么证据说明里面的每一分钱都是我靠作弊换来的?

在GOOGLE的逻辑里,大概每个合作伙伴都是潜在的贼。所以有一丝迹象,那么就可以立即宣判,把钱全部没收。我想说,这和抢的区别其实并不大,而且比点击欺诈恶劣多了。

我承认GOOGLE是个伟大的公司,它开创了一个新的网络世界,它所奉行的准则到今天依然为人们所仰慕。但是,在伟大的GOOGLE的世界里,我不愿意被当成个贼那样活着。我甚至可以去贴那些大腿和乳房的广告做个流氓广告商,但是我不能被当成个贼却依然坦然自若。我知道,看我BLOG的人里有许多是 GFANS。我这么说,大家未必高兴。如果真觉得那么不忿,麻烦把你的网址贴在后面,我负责24小时之内点爆你的Google AdSense。

原文:http://www.hecaitou.com/?p=1542

星期一, 03月 12th, 2007 比特记 4条评论

真诚向大家请教一个法律问题,并希望得到法律专业人士的回答:

#isubb#真诚向大家请教一个法律问题,并希望得到法律专业人士的回答:

先讲背景:

周愚人从珠海来北京了。

周愚人是谁不重要,周愚人来北京做什么也不重要,惟一能肯定的是他不是学粱生宝来买稻种的。

周愚人在某晚去见了木子美,木子美养了一只拣来的流浪猫,名叫佩吉[Page],公的。

周愚人也很喜欢猫,所有的猫在他眼里都是一种肉类半成品,周愚人一边流口水,一边给北京的一个朋友打电话。

周禺人的这个朋友叫8W,常年活跃在中国网络安全界,他一年四季都穿着一件风衣载着手套,白天戴白手套,晚上戴黑手套,人称“中国黑客第一高人”。8W曾经是一个诗人,他的成名作其实只有五句:

老板给了我一双白色的手套
老板给了我一双黑色的手套
anyway
to be or not be
都是一双黄色的手套

周愚人在电话时告诉8W,以最快速度搞到一只公猫,送到哪哪哪。

二十分钟后,身高一米九八的8W到达现场,8W从裤裆里掏出肥肥的大白猫,对周愚人说:

“怎么样,这只黄猫够肥吧?现在就做还是明天做?这里有厨房吗?我还带了一把小狗腿。”

[IMG http://blog.techweb.com.cn/UploadFiles/2...[/IMG]
【传说中的冷钢小狗腿,不过我喜欢的是b****的小小刀:】
[IMG http://blog.techweb.com.cn/UploadFiles/2...[/IMG]

“不急,不急,咱们仨先做。”木子美接过大白猫,检查了一下它的局部器官:“靠!还是一只公的,他们只能断背了。”

周愚人点了点头,好,咱们先做。

……

此处省略XXX字节,请到此外下载补丁:[url=http://podcast.bokee.com/ http://podcast.bokee.com/[/url]

三人做完,木子美提议:

“在吃这只大白猫之前,得给他取个名字,我好给他立个长生牌位。”

木子美往阳台上一指,那里立满了牌位,上面写的都是大咪、二咪、小咪之类的名字。

“唔……那只大黄猫叫佩吉,那这只大黄猫不如叫布林,英文名Brin,如何?”8W说。

周愚人情商一直很高,但智商比较低,随便一个名字就点头同意,不过他还是补充发表了自己的提案:

“我最近发现一个叫google的搜索引擎很强大,不如我们搜一下布林和佩吉在google里的排名,谁排在前边就先吃谁。”

结果很清楚,布林比佩吉靠前,8W狞笑着拎着小狗腿冲进了阳台,只听他大叫一声:

“Oh my God!Brin is ***ing Page!!!”

周愚人精通A片,后边似乎听懂了,于是他也冲过去,同样也大叫一声:

“偶的神!布林在日佩奇!”

嗯,问题来了:

以上所有情节纯属虚构,周愚人、8W、木子美三个人都不吃猫,他们有没有权力告我侵他们的权,比如隐私权、名誉权之类?

还有没有别的问题?各位达人帮我想一哈?谢了!

星期五, 03月 9th, 2007 比特记 13条评论

春天真的来了……

#isubb#
悄悄地,春来了,MSN上一大批未婚MM组里的头发都变绿了,还特别的整齐……

只有伟大的庄雅婷老师和潘多拉老师还在坚持不戴绿帽子……

可是想象年底的《中国女性网民贞洁指数报告》会全线飘绿……

[IMG http://blog.techweb.com.cn/UploadFiles/2...[/IMG]

星期三, 03月 7th, 2007 比特记 1条评论

山谷挽歌第二章 互联网SB生态链

#isubb#
有一个不算太新的段子:在百度的搜索框里输入 SB 这两个字母,会是什么结果?

排第一位的是google,具体说是sb.google.com这个二级域名,然后在浏览器里输入sb.google.com,指向google首页。

那么sb.google.com这个二级sb究竟是指什么含义呢?super boy?smart bitch?socked ball?只有上帝真主如来和google的某些工程师知道,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它存在的意义就是占据百度SB排行榜的第一名。

接下来一时手痒,我到google首页输入了 SB 这两个字母,结果是……总之我被这个结果深深地震精了:

排第一的是我的博客站里的一个博客[SB部落],他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爱好做饭却做得很难吃的家伙,医科大学毕业后却做了一名成功的推销员,在全国各地推销了N年皮鞋,后来曾在《南方都市报》撰写专栏“一个伟大的皮鞋推销员”,现为《南都周刊》编辑。

也就是说,全球第一大SB诞生在全球第一狗博客站,在2004年,狗日报的PR值达到了6,在搜狗这个专注于狗的搜索引擎没有推出前,狗日报曾经占据在google里搜 “狗” 这个关键词的第一名。

显然,在互联网的SB生态链里,狗日报处于最底层,往上是谷歌,再往上是百度,因为百度没有“鸡吧”。

鸡,十二生肖之一。我大学时有一个东方艺术系的同学号称“中国画鸡第一人”。刘欢有张专辑里有一首儿歌这样唱:

奶奶喂了两只鸡呀
什么鸡 什么鸡
大公鸡和大母鸡呀
只白天忙下蛋呐 哎嗨哟哎嗨哟
一只清早呜呜啼呀 呜呜啼呜呜啼

两年前我曾经在碧海银沙的语音聊天室里连唱了三个月这首歌,把所有的人都听傻了。当年一块唱歌的人们,成佛的成佛了,当妈的当妈了,跑路的跑路了,无聊的无聊了。

简单的几个例子,点到为止:鸡是存在文化的。百度的天才产品贴吧怎么能不让用户创建“鸡吧”呢?[url=http://www.google.co.uk/search?hl=zh-CN&newwindow=1&q=%E7%99%BE%E5%BA%A6%E6%B2%A1%E6%9C%89%E9%B8%A1%E5%90%A7&btnG=Google+%E6%90%9C%E7%B4%A2]百度怎么能没有“鸡吧”呢?[/url]

有人在我上一篇博客后边回复让我试试别的联盟,我当然试过,猫扑前期还行,也不扣量,但后期就****欺负我这样的小站长,老子也懒得做了,那点小钱也懒得去对话。百度的主题推广我也申请过,没有通过,这个没什么,因为站本来就很小。我有几个好朋友都是做网站联盟的,说每天都能送给我流量,我也拒绝了。作为一个gfans,我的确想走一条正道,试一下google adsense,注意,我从来没指望靠这个来发财,我把狗日报当成一块试验田放ggad,改广告的位置、颜色、大小来看点击结果的不同,我曾经在自己能够影响的两个每天流量超过100万PV的网站放过ggad,但效果奇差,这一定程度表明用正规经营的网站挣ggad的钱可能并不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也就是说,我并不是在乎被google杀掉的钱,那点钱真的不多,我也不打算要了。我正经写两三篇专栏也就回来了,可是我的生命注定就是不正经。google杀掉的是我的一向以来的愉悦体验,google损失了一个铁杆gfans,多了一个敌人,当然这对google也没什么。但我这样的一个人连写十八篇献给它的挽歌,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恨交织呀?

千千万万个类似于狗日报这样的小网站被google阉了,他们不说话,可是我养了两年狗之后,天天跟狗对话,把自己训练成了超级话痨。按理说话痨应该去跟ggad小组对话,可我是一个有原则的话痨,比如大年三十的核心任务就是去放炮,而不是当话痨。我讨厌跟机器对话,而且不知道彼端是人是鬼还是神,“宁与NB打一架,不和SB说句话。”[引用南宫昭仪的名言]与NB打一架,也许还能提升自己的战斗值,与SB说句话,自己也成SB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你们对着电脑看我写的博客,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彼端写博客的是人是狗是猫,你们看到的不是12磅的宋体字,不是字节,而是一个SB激情喷洒在LCD上的蛋白质。

我说自己以前是铁杆gfans,是有证据的:

证据A:2001年我在《南方周末》的专栏上写过一篇《万能的狗哥》介绍google并给它取了个中文名“狗哥”[出处不详,非我原创],估计那个时候“狗哥”在中国的粉丝还不会太多。可这篇东东实在是太早了,早得google里都搜不到了,但是百度能搜到。有兴趣有时间的同志们可以试一下,关键词:南方周末+万能的狗哥。

证据B:我很早便使用英文版的news,之后百度news出来一直等google的new推中文版,中文版推出当天一早我就很快宣传它。博客网的爸爸方兴东曾经写过一篇烂文[url=http://www.mediaresearch.cn/user/ActiveView.php?TxtID=668]《Google新闻“中国版”推出,中国门户噩梦开始》[/url],方博士为了提高自己文章的点击率,不得不从第171个汉字开始引用我的MSN签名。

好了,第二章就写在这里。预告下一篇《山谷挽歌第三章:稻草的双重意义》。

稻草的双重含义:

A.救命
B.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

穷途末路的谷歌为了证明自己不仅仅是耸立在中关村东区的一块超豪华广告牌,为了挽救市场占有率节节下滑的败局,开始花钱寻求稻草,无论是传说中的拿市场费用来进行战略投资,还是别的[传说,欢迎知情人提供相关素材],它都没有意识到面前已经有了一个大坑,那稻草或者能救命,或者只是上天派来助挖坑人一草之力的神器。

附注:SB的最通用的汉语发音是:虱啊傻、波依逼。
另外:有人提醒我要有逻辑,抱歉,我真的不知道逻辑是什么。
[IMG http://www.douban.com/lpic/s1566350.jpg[/IMG]

星期五, 03月 2nd, 2007 比特记 17条评论